樗下隱士 / 文學作品 / 二月驚蟄抱蠶子

0 0

   

二月驚蟄抱蠶子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5-16  樗下隱士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驚蟄之后不久,幾聲春雷如約而至,震醒了有些睡眼惺忪的春天,一場細雨過后,春,濃了起來,深了起來:樹兒綠得更透更亮,花兒開得更多更艷,春風也更加溫暖和煦。驚蟄里的雷聲,又像是冬眠的蟲兒定的鬧鐘,轟隆隆幾聲,便叫醒了蟄伏的蟲兒,而同樣被叫醒的,還有那沉睡的記憶。

民諺有“二月驚蟄抱蠶子”的說法,是說驚蟄開始,便可以準備孵化蠶卵了,而待到春風時節,樹葉新綠漸成濃蔭時,蠶兒剛好孵出。記憶中,每年驚蟄過后,村里的孩童總會弄到一些蠶種——一頁紙上密密麻麻布滿了蠶子,小心翼翼地將其撕成碎片,裝在巴掌大鐵盒子里,再用棉花布片包起來,概念中認為孵化蠶子也是需要增加溫度的——像母雞孵小雞需要保暖一樣。而最令人驚喜的事情,莫過于某天清晨被大人喚醒后,說,蠶出來了。

于是也顧不得穿衣服,急忙鉆出被窩去察看。但等接近鐵盒時,卻又變得小心翼翼起來。輕輕拿起鐵盒,慢慢打開盒蓋,只見盒子里,一團小如針尖,黑黝黝如螞蟻的小東西在蠕動。那一刻,滿懷激動卻又屏息靜氣,生怕粗重的呼吸將這些小東西吹得不見了蹤影。那端詳的神情,那靜穆的氣氛,也許比叩拜神靈、拜祭祖先時還要圣潔得多。而大人早已弄來了榆樹葉子,撒在鐵盒中,只見它們已經津津有味地大吃起來。

是的,那時養蠶不都是喂桑葉的。在村里,只有一戶人家有棵桑樹,而且樹高攀摘艱難。即便如此,蠶的食材卻從來不成問題,隨處可見的榆錢樹葉子可摘,滿地蔓延的苜蓿新芽也可采。于是,養蠶的時節里,經常都會看到有小孩子拉低一枝榆樹,挑揀鮮嫩的樹葉摘,也能看見放學后的兩三孩童蹲坐在苜蓿地里,掐采苜蓿芽兒。他們挑得仔細,采得認真,那種神情,那份耐心,儼然一個個最合格的勞動者。

可不正是這樣?就像大人們盡心盡力地打理農事一樣,孩子們全心全意地打理蠶事。

清晨起床,急匆匆洗漱完畢,來不及吃飯,便開始清理蠶糞、殘葉,摘新葉喂蠶。晚飯飯桌上,會一邊看著蠶兒咀嚼葉片,一邊也有滋有味地嚼著飯。甚至于有些時候因為蠶的事而忘了看書,但相比逮蛐蛐斗螞蚱的貪玩,父母對養蠶的事兒從不真正生惱,頂多笑罵幾句。晚上睡覺前,還得再添點新葉,生怕餓著了蠶。養蠶的時間里,侍奉蠶兒幾乎成為了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也成了晚上睡覺前的最后一件事情。

課堂間,趁著老師板書的時間,偷偷掏出藏在書包里的鐵盒,輕輕打開,悄悄瞄兩眼蠶兒,那情狀,仿佛一個母親惦念孩子一般,要時刻關注著才行。待蠶兒大些的時候,鐵盒子就光榮地退居二線,交由文具盒接班了。雖然這時可以光明正大地將其放在課桌上,但馬總有失蹄時,終于有一天,被老師“人蠶并獲”,“一盒端”掉了。結果心懷惴惴,念念不安,再無心思聽講。待到放學時,躊躇一陣,便硬著頭皮去找老師討要。令人心安的是,老師不僅沒有將蠶丟掉,而且還新添了榆樹葉子。也正因如此,對老師愈發恭敬起來。

小伙伴之間,也經常會聚起一堆兒,各自拿出自己的蠶,相互展示,品頭論足。當然,可以用自己的兩條小蠶換人家一條大的,關系好的興許還會送你一兩條。不知不覺中,因著蠶這個紐帶,友誼的種子在小小的心田開出花,釀出了香甜的花蜜。

那時候,農村物質還不富足,小孩子沒有幾人能有像樣的玩具,養蠶無疑極大地豐富了童年的生活。此外,要說還能從養蠶中得到什么的話,想來一定是蛻變與成長。蠶的一生,要蛻皮,要成蛹,還要化蛹成蛾。這對蠶來說是蛻變,而對孩童來說,應該是成長,是由粗野到細膩的升華,是由頑劣到溫柔的純化,小小的蠶兒,能讓那個攆過狗,捕過鳥,逐過雞,逮過青蛙的頑童,變得謹慎、溫柔、細膩,變得充滿愛心和仁慈。

甚而在今天想來,那一種生命之于另一生命的問候和啟發,遠是冷硬的工業玩具無法替代的,因為它能讓你叩開天堂之門,沐浴到上帝的光芒。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