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響 / 待分類 / 白手起家?女承父業?離婚分錢?這是中國...

0 0

   

白手起家?女承父業?離婚分錢?這是中國頂級女富豪們的財富故事

原創
2020-03-08  深響


    ??資本深探原創
    作者 | 王舷歌

    不管男人們愿不愿意承認,越來越多的中國女人正成為謝麗爾·桑德伯格的信徒。

    沒有奧普拉被強奸虐待最終天道酬勤一鳴驚人的戲劇性故事,謝麗爾·桑德伯格一路從哈佛到谷歌再到Facebook,實力滿分。

    這位身價超十億美金的Facebook首席運營官所著的女性勵志暢銷書《向前一步》(Lean In)滿足了現時中國職場女性的全部精神需求:在家中與丈夫分擔任務,在事業上勇往直前。不需要刻意犧牲什么,也能達到理想的成就狀態。

    但與此同時,不管女人們愿不愿意承認,大多數的她們崇尚著“女權”與“自由”,但一旦看到哪位女性,尤其是擁有美貌的女性身登高位,第一反應絕不是去關注她的奮斗,而是本能般地懷疑這背后是否有一段不可告人的“上位史”。

    在輿論過度放大女性成功過程中“偶然機遇”因素的大環境下,什么才是真正女性制造財富的關鍵點——是白手起家、為母則剛的奮斗?還是女承父業、攀附男權、離婚分家產?

    這,是她們的故事。



    女承父業

    父輩人都叫楊惠妍“豆豆”。“豆豆”是父親楊國強的第二個女兒。

    2007年4月20日,由于楊惠妍獲得父親楊國強贈送的碧桂園70%股份,當時25歲的楊惠妍,成為692.104億港元的中國新任女首富。

    事實上,楊惠妍的故事和眾多“子承父業”的繼承者們并未區別:

    在還是學生的時候,楊惠妍就被父親帶著出席公司的重要會議,安靜地坐在一旁觀察父親如何處理事務,會后父親會跟她細講會議中說何種話有何種意義以及如何表揚批評下屬;

    長大后楊惠妍出國留學讀書,考入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攻讀市場及物流專業,據說讀書期間她要自己打工補貼生活費;

    2005年楊惠妍留學回國,進入公司擔任采購部經理,開始逐漸的接觸家族的生意,步步為營,順利入局。

    CFO吳建斌在《我在碧桂園的1000天》一書中多次對楊惠妍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她講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懂得戰略布局的重要性,還能完整地詮釋自己的想法”“她像她的父親一樣有偉大抱負、偉大情懷,有國際視野、國際人脈網;她談吐儒雅,有很好的教養。我覺得這是碧桂園之幸,楊氏家族之福”。

    楊惠妍

    事實上,接下家族財富的女人很多,她們不像父輩開天辟地時那樣歷盡辛苦,在優渥的家境中成長,但也在遠見卓識的長輩栽培下蕙質蘭心、優雅大方。

    比如新希望創始人劉永好之女劉暢,2006年胡潤首次發布女富豪榜,當時26歲的劉暢以25億元身價成為中國最年輕女富豪,排名第九。

    按照劉永好的規劃,1980年出生的劉暢16歲時就被送到美國讀書,2002年才回到中國。回國之后,劉暢就先后在新希望乳業和新希望房地產公司任職,對外名叫“李天媚”。

    劉暢就這樣低調地歷練著,直到2011年才集中曝光,這年劉永好滿60歲。

    劉暢與劉永好

    再比如娃哈哈創始人宗慶后之女宗馥莉。

    1982年1月出生的宗馥莉,只比娃哈哈早誕生了5年。宗馥莉上小學時,娃哈哈正處于發展期,父母忙于工作,放學后她只能自己背著書包到公司食堂吃飯。宗馥莉說,父母的生活至今很簡樸,她也一直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富孩子,倒是從小生活的歷練讓她不得不獨立處事。

    1996年讀完初中,宗馥莉去了美國讀書。4年后,進入洛杉磯佩珀代因大學,主修國際商務,2004年大學畢業后回國,宗慶后馬上讓她直接參與管理。在娃哈哈擔任蕭山二號基地管委會副主任,從最枯燥無聊的生產管理做起。

    宗馥莉

    不過,也有繼承家族企業的姑娘并不需要從基層做起。

    泰國首富謝易初祖籍是中國潮汕,在泰國創辦了正大集團。旗下公司覆蓋金融、醫藥、房地產、食品、電信、汽車等近20個行業。1992年出生的謝其潤是謝易初的曾孫女,她擁有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經濟學系的理學士學位,還是馬云辦的湖畔大學的優秀學員。

    2015年6月30日,22歲的謝其潤正式成為千億市值的中國生物制藥公司董事會主席。此外,她還是正大天晴藥業集團的董事。

    謝其潤


    白手起家

    能夠有家業繼承的姑娘們雖然也很努力,但毫無疑問,“投胎”這項玄學才是她們巨大財富的起源。相比之下,白手起家的女中豪杰似乎更讓人欽佩。

    曾芳勤出生于上世紀60年代,畢業后分配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但她渴望外面廣闊的世界。于是,她毅然放棄了鐵飯碗,選擇赴美留學。在美期間,她在硅谷的幾家公司任職過,也攢下了一筆錢。回國后,先后在幾家公司擔任高管職位,有著豐富的企業管理經驗。創業前,她是美時精密中國區總經理,也正是這家公司使得她接觸精密件產品領域。

    2006年,曾芳勤創辦了領勝電子,從事精密模切產品業務,專門為諾基亞生產手機上專用的零配件產品。就在諾基亞迅速衰敗的時候,曾芳勤又創辦了領益科技(領益智造前身),產品線從單一的模切,擴張到沖壓、CNC加工、緊固件加工等領域。之后,公司客戶陸續擴展到華米OV,以及富士康、比亞迪、藍思科技等企業。

    曾芳勤

    事實上,電子制造行業里除了曾芳勤,還有兩位白手起家的女英雄。

    “手機玻璃大王”藍思科技創始人周群飛,1970年出生于湖南湘鄉,她五歲時母親就去逝了,父親在上個世紀60年代因做炸藥出現事故,致使雙目失明,手指也被炸掉了兩根。1985年,15歲的周群飛輟學到深圳打工,第一份工作是在澳亞光學工廠做個流水線工人,她白天在加工廠打工,晚上去讀夜校。

    1990年,周群飛打工的加工廠搞擴建,但廠房建到一半停工了,老板準備撤資。周群飛毛遂自薦,老板想,與其讓工廠半途而廢,不如交給她去試一下。工廠建成投產后,主要是為手表玻璃印字和圖案。周群飛將平時自學掌握的絲網印刷技術應用到工作中,印出來的產品效果非常好。

    1993年3月18日,周群飛和姐姐、姐夫、哥哥、嫂子、3個堂姐妹,8個人在深圳寶安區租了套三室一廳的民房,靠2萬元啟動資金,開始了獨立的創業之路,搞的還是絲網印刷。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席卷而來。周群飛抓住了這個難得的機會,再出資購買了幾臺研磨機、仿形機,在寶安區另找了個小廠房,將玻璃切割、修邊、拋光、絲印、鍍膜等工藝打通,形成手表玻璃完整的生產線。

    2003年,周群飛以技術和設備入股與人合伙,在深圳成立藍思科技公司,專注手機防護視窗玻璃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而藍思科技已成為全球觸控功能玻璃面板最大的供應商。

    周群飛

    另一位則是立訊精密的董事長王來春,和周群飛一樣,她也是“廠妹”出身。

    王來春本來只是汕頭澄海槐澤村一位女農民,1988年,臺灣富士康在深圳建廠,到澄海、潮州、豐順等地招收女工,21歲的王來春走出澄海來到深圳,成為了富士康在大陸的第一批打工妹,作為富士康首批150名員工中的一員。

    從一名作業員干起,直至升到當時富士康內部大陸員工最高職級的課長,王來春在里面一干頭尾就是11年。1999年,王來春從富士康離職創業,創辦了深圳立訊精密。而王來春的創業,獲得了富士康認可和支持。

    王春來(中)與蘋果CEO庫克(右)

    相比于三位實打實的制造業女富豪,陳麗華的錢似乎來得更“容易”一些。而說起陳麗華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她是誰,她的丈夫更為有名——《西游記》唐僧的飾演者遲重瑞。

    1941年,陳麗華出生于一個滿族正黃旗世家。但她幼年因家境貧寒,讀到高中便被迫輟學。早年間,她供職于縫紉社,改制公私合營后,她成了縫紉個體戶。她曾透露,年輕的時候,家道中落,曾晝夜不停干活,晚上給別人做衣服,白天照顧孩子。

    80年代中期,她了解到,北京的龍順城中式家具廠里,保藏有大量文革中得來的珍貴明清紫檀、金絲楠和黃花梨木家具,在當時,這些都是“無主”之物。陳麗華通過關系,以較低的價格得到了其中的一部分。

    她通過那個年代常見的親戚介紹信和律師證明,移民到了香港,并且創辦香港富華,主營地產交易,收獲頗豐。隨后她在比利時買了12幢別墅后高價賣出,迅速完成了原始積累。

    90年代初期,陳麗華拿到了臨近天安門廣場的一塊地皮,興建長安大廈。長安俱樂部位于天安門廣場沿長安街東行500米,首開京城富豪俱樂部之先河,是京城四大頂級會所之一,李嘉誠、鄭裕彤、郭炳湘均名列長安俱樂部理事會成員。

    而拿下金寶街改造項目,又是陳麗華的另一個大手筆之作。

    1988年,陳麗華和遲重瑞在朋友介紹下相識,但陳麗華比遲重瑞大11歲,又離過婚,有三個孩子,當時她已經47歲。1990年,二人終于走到一起。當時陳麗華已經是女首富,資產過億。

    遲重瑞(左)與陳麗華(右)


     
    夫妻創業


    “白手起家”當中其實還有一眾狀態,便是夫妻創業,一起闖出一片天。

    龍湖地產吳亞軍、恒瑞醫藥鐘慧娟、恒力集團范紅衛、百度馬東敏……這些在福布斯最富有女性榜榜上有名的女人其實都是與丈夫一起開天辟地的。

    現實中被很多投資人不看好的“夫妻檔”實際上很多都是強強聯合,齊心協力,女人與男人相互成就。

    1982年鐘慧娟從徐州師范大學化學專業本科畢業,丈夫孫飄揚跟鐘慧娟同屆畢業,倆人同為化學制藥專業。畢業后,孫飄揚進入連云港制藥廠擔任技術員,而鐘慧娟成為一名中學化學老師。

    1995年的時候,孫飄揚與一個香港老板開了一家新的醫藥公司,這就是豪森制藥的前身,但是由于孫飄揚當時還擔任連云港制藥廠廠長,工作非常辛苦。在這種情況下,鐘慧娟辭職進入了江蘇豪森從事企業管理。

    江蘇豪森則在鐘慧娟的帶領下,逐漸變成了醫藥行業的一匹黑馬,1997年的時候,旗下第一個拳頭產品、抗生素“美豐”投放進入市場,在當年銷售就達到了3000萬元,而這一下就讓江蘇豪森變成了當時醫藥行業的黑馬企業。

    同年,丈夫孫飄揚對連云港制藥廠進行了改制,更名為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擔任董事長。

    2020年2月,鐘慧娟以853.6億元位列福布斯中國《最富有女性榜》第3名。有意思的是,醫藥行業似乎盛產女富豪,除了鐘慧娟,鄭翔玲、廖清清、吳羽嵐、雷菊芳、李坦、郭梅蘭等醫藥圈的頂級女流也都是榜上有名的。

    鐘慧娟

    盛產富豪的地產業,則沒有那么多女富豪了。

    龍湖的吳亞軍業界地位一直很高,盡管后來與丈夫離婚并將200億港元的資產分割。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的創業故事里前夫蔡奎是一個絕對重要的角色。

    1964年吳亞軍出生于重慶合川一個裁縫世家,1984年畢業于西北工業大學導航工程系,1988年至1993年間,在《中國市容報》擔任記者編輯。1995年6月,她創建重慶中建科置業有限公司,不久,重慶中建科更名為重慶龍湖地產發展有限公司。

    吳亞軍的丈夫蔡奎1984年畢業于南京航天航空大學通訊專業,曾在成都飛機制造公司工作,擔任工程師,此后又任職于重慶機場建設總公司。龍湖創建者之一的亞泰工貿,正是蔡奎的公司。

    知情者稱兩人以前很有共同語言,據說吳亞軍的專業涉及魚雷控制,而蔡奎則是制導,公司內部開他們夫婦的玩笑,“一個指得準,一個炸得狠”。

    吳亞軍

    不過,夫妻創業走向輝煌的畢竟是少數。現實中更能成為八卦素材的還是那些依靠婚姻獲得財產的女富豪。鄧文迪可能是“祖師爺”一般的存在,成就難以企及,但她的確給很多女性朋友們拋出了一個靈魂命題——婚姻與財富的關系。

    李瓊在與昆侖萬維董事長周亞輝離婚時,分得了上市公司總股本26.44%股份,一舉締造了76億元的A股最高“離婚費”。陳蓉則在與趙薇的哥哥趙健(唐德影視董事)離婚時,分得5.2億市值股份……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

    羅斯柴爾德家族有一句家訓:“只要你們團結一致,你們就所向無敵;你們分手的那天,將是你們失去繁榮的開始。”

    對于她們來說,這句話沒有任何意義。

    其實無論是女承父業,還是白手起家,越來越多的女性正在走向臺前。女富豪在整體富豪中的比例不斷提升、地位也逐漸得到認可。

    周國平有句名言廣為流傳:“男人靠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是靠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如今這句話可以再加上一句注腳——或許,女人也可以直接征服世界。

    福布斯中國2020最富有女性榜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