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謀圖書館 / 文化 /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0 0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2020-03-08  品謀圖書館

    大唐詩人胡曾:

    不滿意!

    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一輩子四處漂泊,專寫詠史詩,憑此流傳千古。如此詩人,中國五千年,唯見一個,即晚唐胡曾。可貴的是,他花費畢生精力,寫下150首詠史詩,竟是專為兒童輕松讀史而創作。

    胡曾的詩,晚唐到明朝,歷史上長達800年,都是作為少兒啟蒙讀物。勾欄瓦肆說書藝人驚堂木一拍:“各位看官,有詩為證……”這出來“作證”的詩,十有八九,就是胡曾所寫,其魅力曾經如此。但到清代,有人以成人閱讀趣味來要求,認為其詩太淺白,居然不予推薦,下架訓蒙讀物,遂誤解至今。300年時光過去,知道胡曾者,當今已寥寥,真是憾事。

    胡曾老人難得的一個顆童心,委屈大了!

    紹興,是文化寶庫,胡曾也曾千里命駕,來此尋找靈感,并留下絕句三首。唐詩之路上,他也算是特立獨行的一個。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本期,古古閣為你講述胡曾的故事——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01

      苦行僧千里迢迢

    為紹興留下三首詩

    中國輕紡城,萬商云集,是一片熱鬧的所在。在這熱鬧中,浙東古運河靜靜地穿城而過。運河中間,一段幸存的古纖道,如長虹臥波,歷經千年,美麗如初。

    依偎著古纖道,有個小小的休閑角落,三面環水,謂之柯亭公園。公園為紀念東漢大V蔡邕而建,他流亡江南時,在此制造了一件史上聞名的樂器——柯亭笛。今天,這根笛子鮮有人知道,但古曲《梅花三弄》家喻戶曉,此曲就是東晉名將桓伊,用柯亭古笛吹奏而出。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柯亭公園內,蔡邕雕像,手執長笛,一派風流。公園一角,立有一石,上刻一詩:

    一宿柯亭月滿天,笛亡人滅事空傳。

    中郎在世無甄別,爭得名垂爾許年?

    此詩即為晚唐詩人胡曾所寫。

    大咖蔡邕,書法、文采、音律,在東漢皆冠蓋一時。論書法,他是王羲之的祖師爺,飛白體即為他首創;論文采,擅長漢賦,皇帝命他撰寫《后漢記》;論音樂,制造焦尾琴、柯亭笛,譜出《蔡氏五弄》。

    蔡邕之后七百年,一個皓月當空之夜,胡曾游歷至此,住宿柯亭,想起這段往事,遂賦此詩。

    胡曾,839年出生于邵州秋田,也就是現在湖南邵陽長陽鋪鎮秋田村,是正宗的“梅山蠻子”。今天,在秋田村,還存有胡曾古墓。墓前有聯:

    草檄平南,萬古功勛昭日月

    吟詩詠史,千秋翰墨壯山河

    從這幅對聯就可看出,胡曾有兩件事,為后人樂道。一是一篇檄文,平了南詔戰亂;二是一集詠史詩,光我中華河山。

    胡曾流傳的詩歌,幾乎全為詠史,共計150篇,吟詠地點遍及四方,他是個為了寫詩而苦行天下的人。他在紹興的作品,除了《柯亭》,另有《東山》《會稽山》兩首。

    《東山》吟詠的是謝安故事:

    五馬南浮一化龍,謝安入相此山空。

    不知攜妓重來日,幾樹鶯啼谷口風?

    西晉滅亡時,皇族幾乎被胡兵一鍋端,只有司馬睿、司馬祐、司馬羕、司馬宗、司馬釋等五人成為漏網之魚。南遷后,司馬睿登皇位,建立東晉。

    東晉風雨飄搖時,前秦百萬大軍南下,號稱投鞭斷流,欲一舉滅之。謝安受命于危難之際,依靠北府軍這支特戰隊,在淝水之戰中,大勝前秦軍,創造了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經典案例,留下“東山再起”“草木皆兵”等成語。在創造這人生輝煌之前,謝安隱居在今天紹興上虞的東山,攜妓悠游,傳為佳話。像謝安一樣,建功立業、寄情山水,既擁有江山,又不負美人,這樣的生活,是歷代士子的理想,高士如李白,也是羨慕不已。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但謝安晚年,依然逃不出功高遭妒的輪回,為權臣司馬道子所忌,郁悶而終。胡曾寫詩,更為認可謝安出山前的隱居生活,這也是他自己心靈的寫照。因為胡曾來紹興游歷時,多年科舉不第,隱居情懷充塞于心。

    胡曾第三首《會稽山》,吟詠吳越爭霸一事:

    越王兵敗已山棲,豈望全生出會稽。

    何事夫差無遠慮,更開羅網放鯨鯢。

    關于勾踐,后人寫詩,多是贊揚他臥薪嘗膽,報仇雪恥,錦衣而歸。有意思的是,胡曾的情感,卻是明顯站在吳王夫差一邊,遺憾他缺乏深謀遠識,放鯨入海,縱虎歸山,最終落得個兵敗身亡。勾踐是個有爭議的人物,他毅力剛強,卻又狹隘妒能,所以后來兔死狗烹,亂殺功臣。越國的強大,也是曇花一現。通過《會稽山》一詩,我們可以讀出,對勾踐的人品,胡曾是打問號的。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越王臺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秦望山,當年勾踐退兵藏身處

    02

    科舉那么絕望

    幸虧生命還有詩和遠方

    春風得意馬球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科舉,可以讓人一舉成名,但也可以讓人絕望透頂。唐朝的錄取率太低,百里挑一,進士科有時數千人考試,只錄取數十個,競爭之殘酷,可想而知。那時,士子除了要有真才實學,還更需要有關系,到處投詩拜謁,求人推薦。“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就是驕傲如李白,也寫過這樣大尺度的諛詩。

    唐朝時,邵陽一帶,相對于中原,是蠻荒之地,文化不發達,能出一個流傳青史的詩人,是件填補空白的罕事。但光有才是遠遠不夠的, 《唐才子傳》記載,胡曾年輕時,天分高爽,意度不凡,但因為朝中無人,參加科舉,再三落第,心中泣血,憤怒地寫了控訴詩《下第》:

    翰苑幾時休嫁女,文昌早晚罷生兒。

    上林新桂年年發,不許平人折一枝。

    士子讀書多年,把科場中舉形象地比喻為女子出嫁。胡曾最終還是“嫁”出去了,晚年上了進士榜,并做了縣令,但因文集散軼,他的生平已撲朔迷離,只能依稀判斷。一生能中進士者,都是幸運兒,絕大部分人一輩子苦讀,都無出頭機會。清代有個人叫謝啟祚,少年時起參加科舉,自己都忘了考了多少次,到98歲才中舉人。中舉之日,狂喜,寫詩《老女出嫁》,幽默地表達此時的心情:

    行年九十八,出嫁不勝羞。

    照鏡花生靨,持梳雪滿頭。

    自知真處子,人號老風流。

    寄語青春女,休夸早好逑。

    科舉令人絕望,讀書人幸虧還有詩和遠方。胡曾的愛好,就是尋找文化古跡,四處游歷,詠史抒情。《細柳營》《箕山》《峴山》《姑蘇臺》《成都》《昆明池》《金陵》……聽聽這些詩名,你就知道,他一輩子沒有停下過腳步。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平水若耶央

    中國從古及今,那么多詩人,懷古詠史的不少,但一生專業詠史的,只有胡曾一人,這一點夠讓人膜拜,一個人寫詩,主題可以如此純粹。

    前面說到,胡曾墓前對聯中,上聯反映其平生另一功業“草檄平南”,這里補充一下。

    胡曾光明磊落,視富貴如浮云。有位朋友叫高駢,很器重胡曾的詩文。高駢做劍南節度使時,聘請胡曾做幕僚,所有奏折和公文,都由胡曾操刀。當時,南詔王割據今天云南一帶,不斷侵擾西蜀邊境,囂張地送信到高駢任所,說要飲馬錦江。為了制止戰爭,保境安民,胡曾代替高駢,給南詔王回了一封信,這就是青史留名的《答南詔牒》。這封回信,洋洋灑灑兩三千字,說情道理,古往今來,把一個中原大國講得威風凜凜,要南詔王認清形勢,不要頭腦發熱,做出傻事。南詔王讀完信,汗如雨下,再也不敢造次,乖乖把獨生子送到唐王朝,作為人質,請求和好。

    胡曾一紙退兵,傳為美談。

    03

    宋元明800年跨度

    小朋友必讀胡曾詩

    科舉取士,多考時務策論,試題多要求考生以史為鑒,借古論今。因此,充分掌握史料,融會貫通,是讀書人的一門必修課。胡曾的詠史詩,客觀地展現歷史事實,淺顯易懂,朗朗上口,最適合兒童口味,最能引發少兒讀書興趣。因此,從晚唐五代始,到宋、元、明三朝,800年間,胡曾的詩都是兒童啟蒙讀物,常常與《千字文》《蒙求》等作品,刻印在一起,為兒童必修課。據記載,當時,胡曾詩集還遠傳到日本,亦為日本兒童所喜。

    舉舉例子。

    同題作文《赤壁》,杜牧這樣寫: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銷二喬。而胡曾呢,這樣寫:烈火西焚魏帝旗,周郎開國虎爭時。交兵不假揮長劍,已挫英雄百萬師。

    同是感懷赤壁之戰,兩首詩一比較,從藝術的角度來說,確實是杜牧技高一籌。但是,若從兒童的角度來審視,就發現,胡曾詩再現歷史現場,容易讀懂。而杜牧呢,則曲折幽深,兒童費解。

    我們再看,感懷項羽烏江自刎,胡曾寫:爭帝圖王勢已傾,八千兵散楚歌聲。烏江不是無船渡,恥向東吳再起兵。感懷隋煬帝大修大建,勞民傷財,胡曾寫《汴水》詩:千里長河一旦開,亡隋波浪九天來。錦帆未落干戈起,惆悵龍舟更不回。

    讀這樣的詩,我們能感到,語言通俗、韻律流暢,易懂易記,為了將枯燥難學的歷史,弄得生動有趣,兒童愛學,胡曾費了畢生精力,刻意游歷四方,終成一部充滿詩意的兒童史學訓蒙詩集,讓歷代兒童從中受益。

    大唐詩人胡曾:不滿意!國人已誤解我三百年

    其實,從胡曾處受益的,還有中國通俗文學。宋元明時期的話本和小說中,很多情節寫到關鍵處,就會來一句“有詩為證”,這詩往往就出自胡曾之手。“恃寵嬌多得自由,驪山舉火戲諸侯。只知一笑傾人國,不覺胡塵滿玉樓”“祖舜宗堯致太平,秦皇何事苦蒼生。不知禍起蕭墻內,虛筑防胡萬里城”“陳國機權未有涯,如何后主恣驕奢。不知即入宮前井,猶自聽吹玉樹花”……在《全相平話》《宣和遺事》《三言二拍》等書中,不時都能見到胡曾詩”為證”。

    元朝的辛文房,為唐朝才子們一一列傳,他說胡曾的詩,在元朝時,庸夫孺子都能背誦,足見其魅力。令人遺憾的是,到了清代,有當權者以成人的審美趣味,來要求胡曾的兒童史學詩,認為略無興寄、味同嚼蠟,藝術性不高,故從蒙學教材中撤了下來。從此,胡曾影響大減,以至于無。直到今天,我們還在誤解和忽略這位苦心孤詣的大詩人。

    浙東古運河


    古古閣 生命如此美好,我們有情有義相守

    講述最有情懷的故事

    推薦最有歷史的風景

    歡度最有味道的人生


    作者簡介:古古,微信號LZLLZL9,四川大學中文系畢業,現為媒體工作人員,性樸拙,愛山水,愛家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