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夏萌 / 雜文 / 《水滸傳》:為什么那么多人要置林沖于死...

0 0

   

《水滸傳》:為什么那么多人要置林沖于死地?馬太效應給出了答案

2020-03-09  春花夏萌

《水滸傳》中林沖的遭遇最為悲慘,也最為憋屈,簡直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一貫安分守己的林沖,因為高俅太尉的干兒子高衙內看上了他的妻子,從此就厄運不斷:先是因手持利刃誤入白虎堂險些被判處斬首,在刺配滄州途中的野豬林險些被押解公差給害死,最后在滄州牢城營草料場又差點被燒死。

按道理,高衙內調戲林沖娘子本就是無恥之舉,高俅父子竟然還有臉理直氣壯地要置林沖于死地;而陸謙、富安以及押解公差董超、薛霸都和林沖無冤無仇,尤其陸謙還是林沖的同鄉和好友,包括高俅父子在內,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決絕地置林沖于死地呢?答案就是馬太效應在其中起了作用。

所謂的“馬太效應”就是:成功的人作為強者會產生一種強烈的積累優勢和吸附效應,當他與弱者發生沖突的時候,人們更傾向于選擇和強者站在一起,共同對付弱者,最終導致強者越強,弱者越弱。《水滸傳》中那么多人都決絕地要置林沖于死地正是馬太效應赤裸裸的體現。

《水滸傳》:為什么那么多人要置林沖于死地?馬太效應給出了答案

林沖

高俅父子陷害林沖是強者對弱者肆無忌憚的掠奪,馬太效應讓他們產生優越感

說起來林沖的遭遇的確是憋屈之極。晁蓋上梁山的起因是挑頭劫了生辰綱,宋江上梁山的起因是在江州題了反詩,而林沖卻是安分守己,什么壞事都沒做,莫名其妙的禍事從天而降。

林沖是東京八十萬禁軍的槍棒教頭,職位雖然低微,但好在待遇不錯(后來能拿出一千貫錢買寶刀,足見待遇頗高)。可以說是工作順心、生活幸福,日子過得簡單又平靜。但很快這種平靜就被打破了。

一天林沖陪著娘子去岳廟上香,覺得無聊,就讓使女陪著娘子,自己在附近閑逛。恰好看到了魯智深在給那些潑皮演示武藝,林沖忍不住喝彩,就此和魯智深結識。兩人談興正濃時,使女慌慌張張跑來報信說娘子被人當街調戲。

林沖火冒三丈,心急火燎趕到現場,揪住那無賴正要教訓他一頓時,猛然發覺這無賴卻是高俅太尉的干兒子高衙內,只得把憤怒的拳頭放下來。因為林沖怕打了高衙內,高俅面上不好看。林沖以為,自己這樣放過高衙內,高衙內總得領情,這事就這樣到此為止吧?

很顯然,林沖的想法太單純了。高衙內是什么人?他被東京人稱為“花花太歲”,只因他仗著高太尉的權勢,在東京專門淫媾他人妻女,人們畏懼高俅權勢,都不敢得罪他。在高衙內看來,東京城里就沒有他不敢淫媾的女人,包括林沖的娘子在內。

高衙內當街調戲林沖娘子,被林沖及時趕到給制止了。賊心不死的高衙內在富安、陸謙的幫助下,故意讓陸謙把林沖騙開,再差人誘騙林沖娘子到陸謙家,高衙內滿以為這次在陸謙家一定可以得手,誰知道又讓林沖及時趕到給攪黃了。

高衙內兩次都沒能得手,都是林沖壞了他的好事。這時候,林沖已經成了高衙內的“眼中釘,肉中刺”。因為高衙內這個“花花太歲”看上的女子還從沒有失過手,如果要如愿以償霸占林沖娘子,必須先把林沖弄死。令人吃驚的是,高衙內這個荒唐又無恥的想法居然得到了高俅太尉的認可和支持。

明明是高衙內調戲林沖娘子的舉動無恥又過分,高俅父子竟然恬不知恥地反過來想要弄死林沖,他們為什么敢這么理直氣壯、肆無忌憚?就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成功人士,是高高在上的強者,成功人士和強者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掠奪弱者,正是“馬太效應”讓他們產生了這種優越感。

《水滸傳》:為什么那么多人要置林沖于死地?馬太效應給出了答案

高俅

陸謙、富安陷害林沖是普通人對強者的主動諂媚,馬太效應給他們以心理暗示

高衙內當街調戲林沖娘子被林沖及時趕到給制止了,高衙內在家里悶悶不樂,打不起精神的樣子被幫閑富安看在眼里。富安善于揣摩主子心思,他知道高衙內的心病,便主動為高衙內獻計,要高衙內用陸謙支開林沖,再把林沖娘子騙到陸謙家里,就能讓高衙內得逞。

高衙內把此事告知了陸謙,陸謙內心或許也產生過片刻的猶豫,知道幫高衙內做這種事是極不地道的缺德事兒,但很快他就做出了選擇——“只要小衙內歡喜,卻顧不得朋友交情”。

當林沖得到使女的消息,怒氣沖沖趕到陸謙家里救出娘子,此后一連三天,林沖拿著一把解腕尖刀要找陸謙算賬,陸謙躲在高俅府上不敢回家。從這一刻起,陸謙和林沖的關系就由同鄉和朋友變成了明面上的死敵了;也是從這一刻起,陸謙就成了要將林沖置于死地的急先鋒了。

陸謙和富安都是狠人,為諂媚主子高俅父子,接連使了兩個狠毒招數。陸謙和林沖是同鄉,也是朋友,對林沖脾氣、秉性和喜好都了如指掌,陸謙參與陷害林沖,接連對林沖使出三招,林沖連中兩招。

陸謙的第一招特別狠毒,殺人不見血。故意差人裝扮,把高俅珍藏的寶刀賣給林沖,再差人誘騙林沖手持寶刀進了白虎堂,再反過來污蔑林沖手持利刃闖入白虎堂,意圖行刺高太尉,由此坐實了林沖的罪名,林沖百口莫辯,按律林沖要被判處斬首之刑。

因開封府尹同情林沖遭遇,頂著壓力救下林沖一命,判他脊杖二十、刺配滄州。陸謙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用十兩金子買通押解林沖的公差董超和薛霸,要他們挑個僻靜處結果了林沖性命。這一招勝算極大,也狠毒,犯人的性命的確都拿捏在押解公差的手里。但沒料到會半路殺出個魯智深救下了林沖。

陸謙見兩條計策都沒能取得林沖性命,讓林沖安然無恙到了滄州牢城營。情急之下,陸謙只好和富安親赴滄州,找到牢城營的差撥,三人合謀要趁著大雪天半夜里一把火把草料場的林沖給燒死,即便沒能當場燒死林沖,草料場被燒,林沖也是個死罪。偏偏林沖命大,躲過一死,聽到真相的林沖這才徹底爆發,把陸謙、富安和差撥都殺了。

陸謙和富安為什么這樣迫切地要把林沖置于死地?尤其是身為林沖同鄉和朋友的陸謙,害死林沖之心更為急切。為什么會這樣?這同樣也是馬太效應產生的作用,在普通人看來,強者和成功人士具有無人能及的優勢和吸附力,依附于強者和成功人士,能讓陸謙、富安這樣的普通人少奮斗多少年!所以,陸謙和富安陷害林沖就是普通人對強者的主動諂媚,這也正是馬太效應給他們的心理暗示!

《水滸傳》:為什么那么多人要置林沖于死地?馬太效應給出了答案

陸謙

董超、薛霸陷害林沖是卑微者對強者的天然敬畏,馬太效應給他們以不二抉擇

薛霸道:“老董,你聽我說:高太尉便叫你我死,也只得依他,莫說使這官人又送金子與俺。你不要多說,和你分了罷,落得做人情,日后也有照顧俺處。前頭有的是大松林猛惡去處,不揀怎的,與他結果了罷。”

陸謙使計誘騙林沖手持寶刀進入白虎堂,高俅得以坐實林沖手執利刃闖入白虎堂,意圖行刺高太尉的罪名,滿以為定能讓開封府尹按律判處林沖斬首。誰知開封府尹反倒放了林沖一馬,對林沖從輕處罰,只是脊杖二十、刺配滄州。

陸謙便想到了在押解林沖的兩名公差董超和薛霸身上想辦法,親自找到董超和薛霸,一邊以高俅太尉的威勢壓迫兩名公差,一邊又以十兩金子這樣的利益誘惑他們。面對陸謙的威逼利誘,董超有些疑慮,沒敢答應。但一旁的薛霸卻看出了此事的利害關系,趕緊一口應承下來。

從這一刻起,林沖的刺配之路就充滿了血腥和屈辱。在兩名押解公差眼里,尤其是在薛霸眼里,林沖已經是個死人了,所以,他們在酒家就敢肆無忌憚摧殘林沖,故意把林沖的腳按進燒開的水里,燙得林沖滿腳的水泡。這么一來,他們就有把握到了野豬林時已經把林沖折磨得精疲力盡,這樣他們才方便下手害死林沖。

果然不出董超和薛霸所料,林沖滿腳的水泡,他們又給林沖穿了一雙新草鞋,要知道,新草鞋是棱角鋒利的,很容易就把林沖滿腳的水泡全給磨破了,可想而知林沖有多凄慘。到了野豬林,林沖果然精疲力盡、滿身困倦,董超和薛霸毫不費力地就找了個理由把林沖綁在大樹上,就要用水火棍活活打死林沖。倘若不是魯智深一路跟隨,得以及時出手相救,林沖此時已經一命歸天了。

董超和薛霸為什么要對無冤無仇的林沖下此毒手呢?雖然有金子誘惑的因素,但更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來自高俅太尉的壓力。薛霸說得直白,如果高太尉要他們倆死,也只得依他。董超和薛霸只不過是押解公差,在高俅太尉這樣的強者面前,哪里有什么選擇余地呢?卑微的董超和薛霸對太尉高俅這樣的強者有一種天然的敬畏,害死林沖是馬太效應給他們的不二選擇。

《水滸傳》:為什么那么多人要置林沖于死地?馬太效應給出了答案

董超和薛霸

結語:那么多人都要置林沖于死地,其實正是馬太效應使然

林沖沒有干任何壞事,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高俅父子索要性命;高衙內調戲林沖娘子,做出如此無恥的事情,卻偏偏理直氣壯地要弄死林沖。高俅父子以高高在上的成功人士和強者的優越感,明目張膽、理直氣壯地掠奪林沖這樣的弱者,這就是馬太效應赤裸裸的體現。

陸謙和富安作為普通人,當強者和成功人士高俅與弱者林沖處于對立地位的時候,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依附、諂媚強者和成功人士高俅,急切地想要把林沖置于死地。普通人對強者主動諂媚,因為只要得到強者的抬舉,能讓他們少奮斗多少年,這也是馬太效應赤裸裸的體現。

押解公差董超和薛霸是地位卑微的人,當要他們在強者高俅和弱者林沖二者之間做出選擇的時候,他們迫于強者那種令人窒息的壓力,毫無意外都會選擇聽從強者的話,所以,害死林沖就成為他們這種卑微的人的一種不二選擇,這還是馬太效應赤裸裸的體現。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