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火龍果 / 待分類 / 29歲離婚后,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62歲的離...

0 0

   

29歲離婚后,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62歲的離異大叔

2020-03-16  花心火龍果

    我剛離婚那會兒,好多人自告奮勇給我介紹對象。

    從媒人給我介紹的對象身上,我基本上能獲悉我在媒人心目中到底處于啥水平。

    我離婚那年的外在條件是這樣的:29歲,長得比現在好看,身材比現在苗條,有個不到一歲的女兒,在廣州市中心有房有車有穩定工作。雖然那會兒收入不是很高,但在同齡人當中,我已經算是佼佼者了。

    有個熟人見我離婚了,自告奮勇給我介紹了一個62歲的大叔。對方是大學退休老師,離過兩次婚,第二次離婚被前妻分走了幾乎所有財產,他那會兒租房子住,急需一個女的,填補他的寂寞,為他養老送終。

    熟人跟我說:“我問過他了,他不嫌棄你離異帶娃的。”

    講真,聽到這話,我當場想和他絕交,因為我沒想到我在他心目中就值這個價(這里的價,不是價格的意思)。

    另外一個熟人,給我介紹的是一個離異男。

    我再三推辭,可她還是在微信上把對方的情況說明白了。

    她說:“他條件很好的,有房有車,工作穩定。雖然離過婚,但在上段婚姻里沒孩子,他不嫌棄你帶個女兒的。”

    我問:“他離婚的原因是什么?”

    她回答:“女方不育。”

    接下來,我連看男方照片的興趣都沒了。

    這位熟人不知道的是:雖然我離異帶娃,在婚戀市場上屬于婚育價值(即生養孩子、當家庭保姆)大打折扣的人,會被很多“只看得到我是母的、看不到我是誰”的男人嫌棄,但是,我也嫌棄他們啊。

    換而言之,雖然我是個被人挑剔的離異女,但是我其實也很嫌棄想找生育工具和家庭保姆的男人,而且,我也非常不厚道地嫌棄離異男。

    我覺得,女人在離異男中找伴侶,找到好伴侶的幾率跟去賭場、夜總會、監獄等場所找伴侶的幾率差不多(不是說沒有,是幾率小,離異男中當然也有好的)。

    在中國,大概率上(劃重點),女性退路、出路窄,離異女性更是窄上加窄,但是,能讓這撥女的寧肯離婚也不愿意繼續湊合的男人,能好到哪兒去?

    從小到大,我接觸過的離異男,真沒幾個是質素好的。我知道自己不能犯以偏概全的毛病,但確實沒辦法不帶有色眼鏡地看待他們。

    倒是另外一個朋友,跟我說:“我掃視了一下自己的圈子,我覺得配得上你的單身男士,一個都沒有。你那么好,值得更好的,希望你能遇到更好的。”

    六七年過去了,前兩個熟人已經在我生活中漸行漸遠,而后面這個朋友,我們到現在依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她欣賞我,而我喜歡和欣賞我的人在一起玩,這沒毛病。

    現在,我已經離婚多年,并且已打定主意不再婚也不再生(不排斥戀愛),但想起六七年前這些事兒,還是會啞然失笑。

    有意思的是,還有人建議我考慮下第二個男的,理由是“可以互惠互利”。就那么錯過了,真是太可惜了。

    對此,我真是無語至極。

    真要這種“互惠互利”,我干嘛還要離婚?前夫經濟條件比他好、比他年輕貌美、愿意把賺來的錢都拿給我和孩子錢花、出于對我的內疚他還很勤快地干家務,唯一不足的是他時不時要回一趟家還稱我為“老婆”。

    講真,如果在前段婚姻里,前夫能做到一直不回家(即使回家了也是做完家務就主動消失)且不把我當老婆、不干涉我找誰談戀愛的話,我是不愿意離的。但是,世界上哪有這樣的好事啊?拿了人家的好處,我就得當人家的老婆。掐指一算,這太不劃算了,所以我才揭竿而起了而已。

    也就是說,如果我想要的是“互惠互利”的生活,那我壓根兒都不會離。

    現在,我連能給我更多“利益”的前夫都不要了,還會要給我更少利益的他?真是笑話!

    后來,我總算明白了一件事:有時候,我們所丟棄的垃圾,在別人看來是價值連城的珍珠。他們自己夠不上,就總替我覺得惋惜。

    可問題是,我已經用丟棄行為說明了我自己的態度。

    你自己覺得惋惜,你可以自己去撿,干嘛要勸我把自己親手扔出去的垃圾撿回來?對你而言有大用的東西,對我而言就是占地方的垃圾啊。

    這只能說明你連我丟棄的東西都配不上,不然怎么會覺得人家好呢?這真的不是在替我惋惜,只是在表達對我所丟棄的東西的垂涎。

    舉個例子:你把村里力氣最大的男人推薦給俞飛鴻,俞飛鴻寧愿單著也不愿意選他,那你實在沒必要替俞飛鴻感到惋惜啊。你喜歡村里力氣最大的男人,那就自己去追求他好了嘛。

    你得允許人家“覺得單身也挺好”,畢竟,你之蜜糖,他人之砒霜。你認為的幸福窩,在他人看來可能是火坑。你認為他人單身是“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可也許人家覺得“風景這邊獨好”。

    “不管你品性、成就如何,不管你是誰,只要你離過婚,那你就只配得上層次低的男人。”

    很多時候,不僅僅是男人這么想,女人也會這么想。

    女人也會這么想,一方面是因為她們自己恐懼離婚這件事,“有主”比“無主”更讓她們感到安全(其實哪有什么主,不管婚內婚外,我們都只能是自己的“主”);另一方面,是別人的離異狀態,能讓她們快速找到“我沒離婚,說明我更優秀”的這種優越感。

    我發現:女性在相親市場上,很容易被物化,淪為被挑選的“客體”,雖然這明明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

    中國人大多有“第一次”情結(其實也就是處女情節的變種),買房要買新的,家具電器要買新的,初吻是最難忘最珍貴的,在某些場合女性的初夜甚至可以被拍賣出高價……初夜,初婚,初胎,自然也是最被重視的。

    如果你離過婚或是年紀大一點,那你就只能是“打折貨”了。

    對一些人而言,女人更像是一個容器,和吃飯用的碗、喝水用的杯子、刷牙用的牙刷沒啥不同。他們看不到你是誰,只看得到你——作為一個物品——曾經屬于誰。

    二十幾歲,我跟當時的男友鬧過一場分手。

    “分手”后,我負氣出去相親,就曾被一個男的嫌棄我不是處女。

    他問我:你有過男朋友嗎?

    我說:有過啊。

    他略有些失望,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那你……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說:也有過。

    跟他吃完飯,我回家打開電腦,無意間發現他的QQ簽名改為了:我只是想娶一個處女做老婆而已,為什么這么難呢?

    剛好當天我心情不好,看到這話,還大哭了一頓。

    十幾年前,網絡上、生活中充斥著大量給女性洗腦的言論,我那時也沒覺醒,對男女關系、性別平等沒有自己的思考。我只覺得這些嫌棄我不是處女的男人不大對勁,但又說不上他們那兒不對勁。

    再后來,我和當時的男友真分手了,之后又玩票式地出去相過一次親,結果同樣的劇情又上演。

    男方問我:你跟前男友在一起幾年啊?

    我說:超過三年吧。

    他說:那你們……肯定有過那層關系了?

    我假裝聽不懂,問他:哪層關系啊?

    他說:那個。

    我說:你說清楚點,哪個?

    他說:就是那個。

    我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哦,你說那個啊?有過。怎么了呢?你介意這個?

    我感覺他明顯對我感到有點失望,但他表現得還算比較有涵養,只是扶了扶眼鏡說:是個男的都會有點介意的吧。

    我說:那你呢?難道……你都這么大年紀了,還沒有過?

    我當時想著,如果他回答“有過”,那我就罵他雙標。

    如果他“沒有過”,那我就歧視他還是個處男。

    結果呢?他先是不說話,后來點點頭說:我很潔身自好的。

    我心想:什么意思?老娘沒跟你啪啪,就是不潔身自好?

    我突然提高音量,在餐廳里假裝特別驚訝地說:天啊,你都快三十歲了還是個處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聲音很大,餐廳里坐其他桌的人都看了過來。

    之后,我付了一半飯錢,走人了。

    我不是嫌棄處男,我只是要他知道,我嫌棄他。

    我覺得女性活這一輩子,確實挺不容易的,因為男權社會對我們的洗腦無處不在,我們一不小心就會認同男權社會對女性的那一套評價標準。

    我們極其容易被當成一件商品,被男權社會定價,而所謂的女性獨立和覺醒,就是拿回定價權。

    我自己價值幾何,只能我說了算,你他媽的算老幾?

    作為女人,我覺得把這個世界想得殘酷一點,未必是一件壞事。遠離那些動不動就貶低、打壓你的人,別把人生的主動權交在別人手上,以“時不我待”“舍我其誰”的緊迫感和責任感為自己的每一個決定負責,穩穩當當走好接下來的路,才是正道。

    以前啊,我們深受“女人要學會示弱”這一思想的洗腦,總覺得女人在男人面前要適當低姿態一些。可現在我卻覺得:真正自信的男人,不會要求身邊的女人靠扮弱來凸顯自己作為男人的自尊和偉岸,女性也可以不按男權社會對女性的標準來行事。

    你若平等待我,我回報你禮貌;你若動不動想貶低我,那你也不是什么好鳥。

    溫柔賢惠、小鳥依人固然可愛,但活得“虎”一點、狠一點也挺好。

    你是誰,想成為誰,只能自己說了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