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這個中國女人,值得刷屏一萬遍

0 0

   

這個中國女人,值得刷屏一萬遍

原創
2020-03-16  國館官方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命硬的人爬也能爬到終點。

    張偉麗這一名字注定要載入中國綜合格斗史。

    3月8日,國際婦女節,美國拉斯維加斯傳來捷報:

    張偉麗衛冕拳王。

    燃爆神州,無數人沸騰。

    朋友圈紛紛為張偉麗刷屏。

    那場比賽,看得我一度熱淚盈眶。

    血戰5回合,打臉喬安娜,為中國正名。

    比她去年首次奪冠還燃。

    而當我知道此前張偉麗的遭遇時,不禁肅然起敬。

    張偉麗,比我們想象中還要了不起!


    01

    O N E

    先說說什么是UFC。

    它是MMA(綜合格斗)里最高級別的賽事。

    全球最強的綜合格斗選手都在這。

    此前,沒有一個中國人拿過冠軍。

    乃至全亞洲都沒人拿過冠軍。

    而張偉麗的對手喬安娜便是UFC中很強的選手。

    喬安娜號稱波蘭拳王。

    四次歐洲泰拳冠軍,六次世界泰拳冠軍。

    即便是強人如林的UFC,她也拿了五次冠軍。

    有這番成就的,全世界不過三人。

    反觀張偉麗。

    從一開始就已經陷入了劣勢。

    受疫情影響,無法直接飛往美國。

    無奈之下,她只能先去其他國家轉機。

    然而,過程也極度艱難。

    她先去了泰國碰碰運氣。

    待了一周后發現,泰國也無法直飛美國。

    便飛去了阿聯酋,沒曾想還要隔離14天。

    人生地不熟,訓練深受影響。

    她只能在酒店里進行簡單的訓練。

    期間無比焦慮,只能和媽媽訴苦。

    終于在14天后拿到簽證,飛去紐約。

    最后再飛去拉斯維加斯的比賽場地。

    整整三周,輾轉多地,時差反復倒,訓練跟不上。

    對于一個高強度運動員而言,影響是致命的。

    對比起喬安娜。

    一個早已養精蓄銳,一個卻是連日奔波。

    張偉麗占盡了劣勢。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擱別的運動員,早就退賽了。

    但張偉麗才不管這些。

    她只想贏下這場從一開始就火藥味十足的比賽。

    賽前媒體見面會上,喬安娜曾不斷沖張偉麗叫囂:

    “別惹波蘭,我會完爆你”

    “我會用拳頭讓你閉嘴,你會輸的。”

    “你就像個小女孩。”

    “對女王尊重點,我會在周六讓你向我屈服。”

    氣焰囂張至極,毫無尊重可言。

    張偉麗卻是笑著回了句“shut up(閉嘴)”。

    不卑不亢。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02

    T W O

    盡管還沒休整好,張偉麗還是如期站上了八角籠(比賽場地)。

    面對占盡優勢的喬安娜,張偉麗沒吃少苦頭。

    第一回合處于被動不說,還在回合結束時被偷襲了一拳。

    第二回合更是被喬安娜一腳狠狠踢中頭部。

    這一下踢懵了張偉麗,而她一度被壓制到第三回合。

    第四回合時,張偉麗眼角還被打出了血。

    但還是在拼,膠著對攻。

    直到第五回合緩過來后,張偉麗開始反撲。

    對著喬安娜一陣猛攻。

    一記記重拳,打碎了喬安娜的奪冠夢。

    最后以微弱優勢衛冕冠軍。

    全國人民再度沸騰。

    飽受挑釁羞辱又如何?

    對手手握無數冠軍又如何?

    輾轉三周多國,幾番波折,還沒休整好又如何?

    她張偉麗今天就是要證明,她才是這八角籠里的王。


    我本以為就此可以很好回擊喬安娜了。

    可她沒有。

    當喬安娜跪服在地時,張偉麗連忙扶她起來。

    甚至也與她一樣,跪了一下表示尊重。

    之后還主動與她擁抱。

    什么是大將之風,張偉麗便是。

    而她接下來的舉動更是讓我淚目。

    她身披國旗,站在拉斯維加斯的八角籠里,為中國正名:

    “我不想再八角籠里說垃圾話,因為這會給孩子帶來不好的影響,我們是冠軍不是暴君。”

    “我這次來這邊比賽特別不容易,我的祖國正在經歷疫情,我經過了好幾個國家才來到這,非常不容易。”

    “希望我的國家趕緊度過疫情,但是現在疫情已經不是中國人的事了,而是全人類的事,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戰勝疫情!”

    自己打得傷痕累累,還想著為下一代做榜樣。

    哪怕異國他鄉,也在牽掛著疫情中的祖國。

    但求盡自己微薄之力,幫中國做點事。

    這便是張偉麗。

    有情有義的中國武者。


    03

    T H R E E

    奪冠那天,我看到朋友圈都在刷張偉麗。

    真的打心里替她開心。

    這一路以來,張偉麗真的太不容易了。

    她出生在河北邯鄲一個很普通的農村。

    6歲起就跟著村里一個師傅學武。

    那時家人一直不同意,直到12歲時,親戚勸導下,她才有機會去武校。

    武校日子是真苦,沒多少女孩愿意去。

    好幾百人的學校,女孩只有20來個。

    但張偉麗很珍惜。

    哪怕吃飯只能在操場上;

    哪怕宿舍沒有玻璃,冬天冷得瑟瑟發抖;

    哪怕每天訓練被打得鼻青臉腫。

    她都硬著頭皮扛了過來。

    皇天不負。

    14歲時,她就拿了河北青少年散打冠軍。

    16歲時,就進了省散打隊。

    其實力可見一斑。

    但命運不憐人,隔年腰傷加重,她不得以退出散打隊。

    原本按照老家的習慣,她是時候嫁人了。

    可張偉麗偏不。

    她真的很想有自己一番事業。

    便跑去北京,嘗試了很多工作。

    幼兒園老師、酒店前臺、超市收銀員、保安、保鏢......

    但,她都不喜歡。

    直到面試一個健身房前臺,看到健身房里掛著沙包的擂臺,工資都沒問就留了下來。

    只有一個目的:訓練。

    每天只要客人走完了,她就一個人跑步、打沙包。

    后來幸運遇到中國MMA運動員吳昊天,去了俱樂部才開始正式職業訓練。

    認識了伯樂蔡學軍,開始打MMA比賽。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但那段日子更苦。

    早上6點鐘擠地鐵去俱樂部訓練。

    中午坐一兩個小時地鐵回健身房上班,發傳單,打電話回訪等等。

    到晚上再去俱樂部訓練。

    練晚了,就跑步回家。

    恨不得所有時間都拿來訓練。

    一天下來,能喝三公斤水,不去廁所,全流汗出來。

    而訓練的時候,她都拿男運動員標準來練。

    一個動作練不好就練幾百遍。

    打沙包打到拳頭出血還在打。

    和男運動員訓練被打得鼻青臉腫還要打。

    日日如此,從未懈怠。

    身上從來都掛著傷,舊傷未愈,又添新傷。

    每次比賽前都得減重,她就不吃不喝,實在忍不了就用棉簽沾點水潤潤嘴唇。

    原本以為,日子會逐漸明朗。

    沒曾想,晴天再次霹靂。

    在一次踢靶中,她腰傷犯了,不肯停下,忍著痛繼續訓練。

    下來之后去醫院拍片,又是一次大傷。

    那是她人生至暗時刻。

    一個很普通的農村姑娘,好不容易才走出農村。

    好不容易才打出了點成績。

    為何一而再地碰上噩耗。

    換作其他人,早就開始抱怨命運不公了。

    可這個人,叫張偉麗。

    命不好,但命很硬。

    盡管也曾有過一瞬間懷疑,這一切值得嗎?

    不過很快,她就緩了過來,要打下去。

    “那條金腰帶就是我的!”

    治療腰傷九個月后,她重新開始訓練。

    和過往一樣拼。

    在拳館待上一整天,練拳、體能訓練......

    隔著光陰,我仿佛看到了另一個堂吉訶德。

    提著長矛,一次次刺向風車。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04

    F O U R

    其實那時候UFC賽事在中國還是一片空白。

    國內選手們的日子是真的苦。

    因為國內很少人知道UFC是什么,都不愿贊助。

    去國外比賽都得自費。

    中國UFC第一人張鐵泉曾遠赴日本參賽。

    那場比賽對陣日本選手田村一圣。

    第一回合后,雙方休息。

    日本選手坐在凳子上,好幾個人圍著,又是按摩又是遞水,還商討戰術。

    可張鐵泉呢?

    沒有教練,沒有助理,沒有贊助商。

    連一瓶水、一張凳子都沒有。

    一個人孤零零蹲在籠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最后被擊中面部昏厥在地,全場歡呼。

    這就是當時國內UFC選手們的境遇。

    一個人對抗一群人。

    張偉麗不是不知道這些。

    當年同武校的女孩早已轉行、結婚生子,日子過得有聲有色。

    沒人愿意為夢想過得這么苦。

    只要張偉麗愿意,她也可以不這么苦。

    可張偉麗偏不。

    誓要打進UFC,拿冠軍,把UFC帶到中國。

    帶著一腔孤勇,她重新站上擂臺。

    從昆侖決(世界極限格斗系列賽)打起,一口氣包攬了草量級和蠅量級冠軍。

    又在韓國頂級MMA賽事中拿下草量級冠軍。

    職業生涯只嘗過一次敗績。

    但那一次也是她哭得最兇的一次。

    別人輸了哭是為自己,可她輸了大哭是為教練。

    那天,她眼睛被打到淤青,傷痕累累下來。

    嘴里一直說著自己沒事,沒覺得遺憾,就是很對不起教練。

    邊說一邊哭。

    之前北漂苦她沒哭,訓練苦她沒哭,受重傷她沒哭,這次卻哭得不能自己。

    “教練每天很辛苦,我應該以勝利回報才對。”

    “這么多人為我付出這么多時間精力,覺得非常對不起他們。”

    這些本可不必說的話,她重復說了不知道多少遍。

    一字一句,讓人心疼。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但也是從那之后,張偉麗更加拼命。

    要用一個又一個勝利回報教練的付出。

    一步步打,打進了無數人夢寐以求的UFC。

    即便知道強人如林,也初生牛犢不怕虎。

    滿腔熱血,踏南天,碎凌霄。

    三場比賽,就打到了第六名。

    打到很多人都不敢和她打。

    彼時排名第一的巴西選手安德拉德見狀,很是輕蔑。

    接下了挑戰書,想給張偉麗一個教訓。

    消息一出,誰都不看好張偉麗。

    人家安德拉德可是新任冠軍。

    一個新手怎么可能打得過。

    但張偉麗偏不信邪。

    那天比賽,才進行到26秒,張偉麗就抓住了對手漏洞,一陣猛攻。

    42秒,直接擊倒對手。

    一票粉絲都看懵了。

    還沒反應過來,張偉麗已經跳上八角籠,振臂歡呼。

    對著所有觀眾,她只說了幾句話:

    “My name is Zhang Weili,I'm from China,Remember Me.”

    聽得在場許多中國粉絲都忍不住哭了出聲。

    這個中國女孩一路練,一路打。

    終于從籍籍無名登上了世界之巔。

    這一刻,大家足足等了25年。

    全亞洲第一個UFC冠軍,是她幫中國拿的!


    05

    F I V E

    比起拿冠軍,張偉麗還在做一件更燃的事:

    打破外界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學武之初,她不僅要吃皮肉上的苦,還得承受外界的壓力。

    那時,外界總是一而再地冷嘲熱諷:

    “一個女孩子家,整天打打殺殺干嘛。”

    再到后來第兩次因傷退役,村里不少人都覺得該結婚生子了。

    如今,更是有人覺得,這么能打的女人不能娶。

    刻板印象,從未中斷。

    大眾定義里,一個普通女孩就該按時結婚,相夫教子中老去。

    要打破這種定義,何其艱難。

    但張偉麗偏要清收撕碎這世俗定義。

    誰說女子不如男!

    別人質疑她打打殺殺能干嘛,她就用一個個冠軍堵住外界的嘴。

    能拿冠軍,能成事業,能掙錢!

    別人質疑她會家暴,她說:

    我打別人是要錢的,你沒給錢還想挨打?

    她不斷證明女性不是本來柔弱,也可以有很多面。

    可以是溫柔的。

    可以是堅韌的。

    可以是勇敢的。

    可以是各種各樣的類型。

    可以做很多事,而不是被簡單定義。

    比起拿冠軍,這要難上加難。

    但,當我看到越來越多人了解張偉麗,越來越多人在為此努力,突然不擔心了。

    我相信,那些刻板印象終將被一一打破。

    就如同當初,她用42秒拿下冠軍來打破外界所有質疑。

    武者至此,已無遺憾。

    看回張偉麗這一路,她真的太不容易了。

    個中辛酸,非常人所能承受。

    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農村女孩,沒錢沒背景,想闖出一番事業比登天還難。

    命好的,做什么都是除以幾倍的難度。

    命不好,做什么都是乘以幾十倍的難度。

    張偉麗是后者。

    可她偏不信命。

    “我從未想過我會輸,因為我付出的實在太多了。”

    挫敗一次,再來。

    挫敗兩次,再來。

    直到打出自己一片武林。

    直到打破所有刻板印象。

    那天我看著張偉麗奪冠,看著朋友圈刷屏。

    我一直在想,為何她能引起這番轟動?

    直到現在,我明白了。

    她就是如我們一般的普通人。

    命不好,但命硬。

    爬也能爬到終點。

    圖片|《百萬美元寶貝》劇照

    參考資料:

    《張偉麗用拳頭告訴全世界,力量不是男性的專利》 Vista看天下

    《我不想“被定義”:專訪中國首位UFC冠軍張偉麗》光明網

    《做飯帶娃打比賽?中國格斗女王張偉麗:女孩子可以很多面》新京報


    /今日作者/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注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