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見歷史智謀 / 待分類 / 西漢最沒存在感的皇帝劉盈,卻為中國第一...

0 0

   

西漢最沒存在感的皇帝劉盈,卻為中國第一個盛世打下堅實基礎

原創
2020-03-20  洞見歷史...

漢高祖劉邦手提三尺寶劍,推翻暴秦,誅殺項羽,建立了大漢王朝。從漢高祖開始,西漢明君輩出,經過漢文帝和漢景帝的休養生息,開創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盛世王朝。

文景兩帝能夠取得這么大成就,很大程度是摘取了前任皇帝的桃子。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漢高祖劉邦和漢文帝劉恒之間,還夾著一個漢惠帝。

漢惠帝叫劉盈,是漢高祖和呂后唯一的兒子,是漢文帝的哥哥,是以嫡長子身份繼承劉邦衣缽,在位僅僅七年,因病于24歲去世。

與西漢其他帝王相比,漢惠帝被漢高祖、呂后和漢文帝的萬丈光芒所掩蓋,成為西漢最沒有存在感的皇帝之一。

在劉邦眼里,漢惠帝為人仁慈但軟弱,幾乎有幾次差點被廢掉太子之位,幸虧在呂后、張良等眾大臣的周旋下,成功登基。

他十七歲繼位后,對內肩負國家百廢待興的重任,對外面臨匈奴和南越國的挑戰,更要防范母親呂后侵蝕皇帝權力。

但呂后為人剛強堅毅,且心狠手辣,在漢惠帝繼位后,對曾經發起太子廢立之戰的戚夫人母子,展開了瘋狂報復。

漢惠帝元年(公元前194年),漢惠帝以親情為重,盡心盡力呵護弟弟趙王劉如意,但終究被呂后找到機會,毒死劉如意,以做成人豬的方式殘忍殺害戚夫人。

居數日,乃召帝觀人彘。帝見,問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歲馀不能起。使人請太后曰:“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帝以此日飲為淫樂,不聽政。

根據這段記載,漢惠帝在觀看已經成為人豬的戚夫人后,內心受到沖擊,責讓母親的殘忍行徑,但心靈的創傷令他無心治國,并卻大病一場。表面看漢惠帝是無心國政,寄情于飲酒作樂,成為呂后治國的傀儡。其實,這是給人的一種錯覺。

真實的情況是,漢惠帝寄情于飲酒作樂是一種假象。從后面的記載來看,漢惠帝一方面盡力保護劉氏宗親,一方面在內政外交方面延續無為而治和友好協作的政策,為即將到來的文景之治打下了堅實基礎。


1.保護哥哥劉肥

冬,十月,齊悼惠王來朝,飲于太后前。帝以齊王,兄也,置之上坐。太后怒,酌鴆酒置前,賜齊王為壽。齊王起,帝亦起取卮;太后恐,自起泛帝卮。

漢惠帝二年(公元前193年),漢惠帝為前來朝拜的哥哥齊王劉肥舉行家宴,并按照家庭禮節,請哥哥上座。

呂后對此非常不滿,竟然想當場毒死劉肥,幸好被漢惠帝識破,端過毒酒與哥哥一起為呂后祝酒。虎毒不食子,呂后感到害怕,打翻漢惠帝酒杯,而劉肥也以酒醉為由逃過一劫。

從這件事看,漢惠帝以身犯險,救下了哥哥劉肥,表現的并不柔弱,最起碼證明漢惠帝不是一個糊涂蟲。


2.注重丞相之職

酂文終侯蕭何病,上親自臨視,因問曰:“君即百歲后,誰可代君者?”對曰:“知臣莫如主。”帝曰:“曹參何如?”何頓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

……帝怪相國不治事,以為“豈少朕與?”使窋歸,以其私問參。參怒,笞窋二百,曰:“趣入侍!天下事非若所當言也!”至朝時,帝讓參曰:“乃者我使諫君也。”

這兩段材料都是發生在漢惠帝二年。第一段是丞相蕭何即將病逝,漢惠帝親臨蕭何病榻,詢問丞相人選,最終確定曹參繼任丞相。

第二段是曹參當了丞相后,不理國政,這急壞了漢惠帝,以為曹參欺負自己年少。為了照顧老功臣和自己的面子,漢惠帝讓曹參的兒子曹窋(ku)出面,私下了解曹參為什么不理國政,結果曹窋被父親抽打。

無奈之下,漢惠帝責備曹參,而曹參立刻謝罪,并以對比的方式,委婉說明不參政的緣由。漢高祖和蕭何比我們兩個都英明且深謀遠慮,他們已經制定了完備的制度,我們只需遵循即可。成語蕭規曹隨就是這樣來的。

漢惠帝恍然大悟,在當前國內形勢下,百姓最需要的是休養生息,最好的辦法就是無為而治。從注重丞相人選到責備曹參不理國政,漢惠帝不但不是不聽政,反而是積極處理政事,只是用飲酒玩樂掩蓋自己的無為而治。

參為相國,出入三年,百姓歌之曰:“蕭何為法,較若畫一;曹參代之,守而勿失。載其清凈,民以寧壹。”

事實證明,曹參為相三年,國家無為而治,深受百姓歌頌和愛戴。這更加證明漢惠帝的眼光。


3.和親匈奴、賜封閩越

以宗室女為公主,嫁匈奴冒頓單于。……夏,五月,立閩越君搖為東海王。搖與無諸,皆越王句踐之后也,從諸侯滅秦,功多,其民便附,故立之。都東甌,世號東甌王。

這段材料發生在漢惠帝三年(公元前192年),漢惠帝繼續奉行與匈奴的和親政策,并賜封名為搖的閩越君為東海王。

這兩個政策保證了漢族與周邊主要少數民族的和睦相處,特別是避免了與匈奴的大規模戰爭,為國內人口恢復和經濟發展創造了難得的契機,為西漢國力的壯大創造了有利的外部條件。

從這兩件事可以看出,漢惠帝的為政舉措著眼于長遠,是非常有政治智慧的。后來的漢文帝、漢景帝基本延續了這一做法,從而迎來了歷史上有名的“文景之治”。


4.倡導孝道,廢除苛刻律法

春,正月,舉民孝、弟、力田者,復其身……省法令妨吏民者;除挾書律。

漢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這年春季,朝廷下令推薦民間孝順父母、和睦兄長、努力耕作的人,免除他們的賦役。同時,檢查法令中對官民有防害的條目,廢除秦律中禁止攜帶、收藏書籍的“挾書律”。

漢惠帝這兩項政策體現了以孝治國和利民便民的從政思想。免除遵從孝道的百姓賦役,倡導了良好的道德風尚,而廢除“挾書律”、允許百姓擁有私人書籍,推動了漢朝文化的繁榮,更是為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提供了條件,成為儒家登上歷史舞臺的重要先決條件。

漢惠帝推行的為政舉措,符合了當時的社會發展形勢,這些都為漢文帝的國家治理奠定了一個重要基礎。

總體來看,漢惠帝確實受到母親呂后的壓制,表面醉心于聲色犬馬,實際是關心國政,想方設法推動西漢的繁榮強盛。漢惠帝的內政外交舉措,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假使不是他英年早逝,必定也是一位名留青史的帝王之君。

 參考資料:《史記》《資治通鑒》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