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斜陽 / 歷史的臉譜 / 王勃——下次你路過,人間已無我

0 0

   

王勃——下次你路過,人間已無我

原創
2020-03-21  舊時斜陽

    大唐初年,一直沉寂的文學圈開始熱鬧了起來。

    因為在某年某月某日,文學圈多了才華橫溢的四個青年人,他們都是官小而名大,年少而才高的詩人。

    個個都長得一張奶油小生的臉蛋,行走在大唐引起的都是一陣一陣的尖叫聲。

    世人給他們的評價很高。

    盡管這個評價不是很官方,但不否認這個評價很真誠。

    在文學圈里,尤其是詩壇,他們的地位很高——上承梁陳,下啟沈宋。

    其中一個姓盧和一個姓駱的詩人長于歌行,而一個姓王和一個姓楊的詩人長于五律。

    四個人各自有屬于自己的領域,并且在領域打砸了屬于自己的專長。

    標志性的口號是——我的地盤聽我的。

    基于這個基調,后人都說聲律風骨兼備的唐詩,從他們才開始定型。

    是他們讓詩歌走下了神壇開始走向市井,從臺閣移到了江山和塞漠,一花一草,一樹一木皆可為詩。

    即便是這樣,他們的腳步也沒有停下來,一個聲音似乎在告訴他們,這樣是不夠的,不夠的,還要更大膽一點,更放開一點,更規范一點。

    這個聲音迫使他們開始嘗試著改變詩壇的風氣,讓詩歌成為最直接,最有用的表達方式。

    他們成功了。

    在他們開辟的道路上涌現了大量名家,詩仙李白、詩圣杜甫、詩魔白居易,詩佛王維、孟浩然、杜牧、李商隱、溫庭筠、韋莊,合他們之力打造了屬于大唐的符號——唐詩。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是他們將唐詩的知名度提高了好幾百個百分點。

    是他們讓唐詩走出了國門。

    是他們給后世留下了一座難以逾越的文化瑰寶。

    他們揮一揮衣袖,讓整個大唐為之瘋狂。

    而率先做出這一切的是一個叫王勃的年輕人。

    公元650年,王勃出生。

    這位中國詩壇上的天才充分向世人演繹了張愛玲那句經典名言——出名要趁早。

    6歲,當別的小朋友還在父母懷里撒嬌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寫文章,筆法老道辛辣,不像一個孩子。被父親的好友杜易簡稱贊為“王氏三株樹”之一。

    因此,得了一個神通的美譽。

    9歲,讀顏師古《漢書》,寫了《指瑕》十卷,還指出顏師古著作的錯誤之處。

    汗顏不,汗顏。

    但這還沒完,一年后,也就是10歲時,開始研讀六經。

    11歲,跟隨曹元在長安學醫,先后學習了《周易》、《黃帝內經》、《難經》等,據說還考取了醫生職業資格證。

    14歲,覺得自己學業有成,開啟了自薦模式。(上書劉祥道,直陳政見,并表明自己積極用世的決心。)

    15歲,更進一步,通過皇甫常伯向唐高宗獻《乾元殿頌》,借獻“頌”以圖仕進之意甚明。

    膽子不是一般的大,但人家就是有才。

    16歲,自薦不成,轉身參加高考。

    當別人一臉沉重,擔心自己考不上大學的時候,他一舉高中,做了一名朝散郎。

    成為了大唐最年輕的公務員。

    就在當年,撰《乾元殿頌》,文章綺麗,讓人嘆為觀眾。

    當朝皇帝特意讓人買了一本拿來欣賞,邊看邊說:“奇才,奇才,我大唐奇才!”

    至此,王勃之名傳揚天下。

    看到這些,你如果簡單的認為王勃成名之路到頭了,那你就錯了。

    對于出名,王勃從沒有停止過,不朽才是我的座右銘。

    18歲,他認識了一個姓杜的好朋友,這天朋友要去蜀州任職。

    想著從此身邊再沒有一個可以肆無忌憚說話的朋友,頓時生出一股不舍之意,這情緒在心頭不停的翻滾,如同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終于,他按耐不住了。

    望著朋友越走越遠的身影,他擦干了眼淚,鋪好了紙張稍作醞釀就提好了一首詩。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與君離別意,同是宦游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這首詩有多出名,地球人差不多都知道,只要讀過唐詩的人差不多都能喊出——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在一個一分手就幾乎等于死別的時代,一個二十余歲的年輕人,竟喊出了最酷的離別贈言。

    千百年來,能與這句贈言對抗的,據說只有詩佛王維的那句“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而王維寫出這首詩時,已經三十多歲了。

    說到最炫民族風,王勃要比王維早了十幾年,盡管兩人都姓王。

    好的年紀,擁有自己的才華就該無情的綻放。

    所謂詩酒趁年華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人。

    看著繁華的大唐,聽著一聲聲贊美聲,吃著碗里的羊肉泡饃,王勃說出了自己最愜意的話語。

    看到這兒,很多人和我一樣,一定覺得這樣才華橫溢,放浪不羈的人,人生一定很完美,仕途一定很平順。

    但現實恰恰相反,王勃的人生非但不圓滿,反而坎坷不易。

    而造成這樣的局面,源于他的兩次低級錯誤。

    第一次,是發生在公元668年的“斗雞事件”,當時13歲的沛王李賢(高宗與武則天的二兒子)很喜歡王勃的才華,就邀請他到王府當了一個編撰,幫襯著寫點文章,給自己長長臉。

    這事兒,雖然不是什么好事,但運用得當,也是能起到魚躍龍門的效果。

    只可惜,王勃忘記了自己的主業。

    當時的大唐經過李世民嘔心瀝血的打造,政治、經濟、文化、外交等方面均達到了很高的成就,是當時的世界強國之一,各種文藝活動很是豐富。

    在皇宮打麻將,打個馬球,蕩秋千很流行,而在民間則是斗雞。

    斗雞在當時的輝煌可以與現在的足球運動相比。

    那是全民運動,全民參與。

    當時的《神雞童謠》寫道:生兒不用識文字,斗雞走馬勝讀書。賈家小兒年十三,富貴榮華代不如。“神雞童子”賈昌因善于馴雞、斗雞,深得玄宗寵幸,享盡榮華富貴。

    正因為有這樣的效果。

    所以很多人將一生的榮華富貴壓在了斗雞上,就連后來的詩仙李白,詩圣杜甫也是一臉的向往。

    當時的沛王與弟弟李顯雖然沒這個意思,但兩人身份上的顯赫,讓這樣的民間活動也帶著幾分宮斗色彩。

    寫這種應試文字,難度應該說很高,你不能隨心所欲,一板一眼還要配上各種規定。

    所以這樣的文章能寫出驚天動地的少之又少。

    但王勃是個例外。

    一篇應用文,愣是被他寫成了名篇。

    文章寫出來后,立即火遍了當時的新聞榜。

    一夜之間點擊量破了十幾萬,留言更是分分鐘占據了各大排行榜。

    這種火熱程度,同時也吸引了一個人的注意。

    有人注意是好事,但這個人的身份太特殊——當朝皇帝李治。

    李治看了頓時發怒說:“歪才,歪才!二王斗雞,王勃身為博士,不行諫諍,反作檄文,有意虛構,夸大事態,是交構之漸”(即認為王勃的文章會導致諸王之間產生矛盾。)

    皇帝發話,容不得反駁,王勃當夜就被人趕出了王府。

    剛準備借此機會讓自己仕途更進一步的王勃不得不收起了行囊灰溜溜地離開了王府。

    不知是這次打擊太大,還是本著游玩的心思。

    他開始游歷巴蜀。

    三年的游歷生涯,除了增長見識之外,還給他添了幾分迫切,一股從未有過的使命感,讓他想做點什么?

    他很清楚,能做事的只有一個地方——長安。

    于是,他重新回到了長安。

    但他沒想到,人生即將犯了第二個錯誤。

    盡管他仕途一直不咋樣,但有一點他還是向世人證明了——才華。

    所以剛回長安立即就找到了一份工作。

    他的朋友凌季友推薦他擔任虢州參軍,他答應了。

    剛準備大干一場,禍端就來了。

    一個叫曹達的官奴犯罪,出于同情,他將罪犯藏匿起來,后來又怕走漏風聲,便殺死曹達以了其事。

    看到這兒,我只能說兩個字——任性

    如果說第一次遭驅逐還情有可原,此番作為看得讓人苦笑。

    同時,我們也發現,古往今來很多才華過人的文人,其實不適合做官的。

    在歷盡千帆的爭斗中,他們的那點伎倆實在太小兒科。

    王勃就是這一類人。

    盡管無數人同情他,幫他洗白——因恃才傲物,為同僚所嫉。

    但鐵一般的現實無論旁人怎么洗,都洗不掉——他殺人了。

    一夜之間,王勃從幕僚變成了大唐的死囚。

    這次被禍,雖遇赦未丟掉性命,但宣告了他仕途的終結。

    父親王福疇也被牽連,貶為交趾縣令,遠謫到南荒之外。

    這件事對他的打擊,遠遠超過對自己的懲罰,各種愧疚與悔恨一夜之間涌上了心頭。

    一個漆黑的夜晚,他給父親留下了一封道歉信。

    如勃尚何言哉!辱親可謂深矣。誠宜灰身粉骨,以謝君父……今大人上延國譴,遠宰邊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東甌而渡南海。嗟乎!此勃之罪也,無所逃于天地之間矣。”——《上百里昌言疏》

    信中,他再一次書寫了自己內心的愧疚。

    一年多后,朝廷忽然想起了他的才華,打算恢復他的舊職,但經過兩次打擊,讓他對官場心生畏懼。

    他放棄了。

    這樣渾渾噩噩些日子,他想到了楊炯、盧照鄰、駱賓王。

    也許,可以再文學上做點什么。

    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讓他心生幾分感動來,也許,我并非一事無成。

    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在吃了一籠小籠包后,他發出了最強的號召,詩壇要剔除糟粕,取之精華!

    “上官體”我們不要。

    這是一個十分有號召力的口號。

    另外三個人立即做出了響應,一起投入了反對"上官體"的創作活動之中。

    至此,這場詩壇改革運動轟轟烈烈的展開了,成果無比的喜人。

    他主張的“立言見志”的創作思想,立即得到了社會的認可,一時之間,他想到了父親。

    多年的愧疚,讓他很想去看一看父親,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父親,慰藉慰藉父親那顆受傷的小心臟。

    公元(675年)秋天,他從洛陽出發了。

    這天,他路過洪州(今南昌),正巧碰上了洪州的閻都督因為重修了滕王閣,趁著重陽節開了一個文學沙龍。

    得知王勃的到來,閻都督立即派人來請。

    王勃也想通過這次文學沙龍將自己的文學主張傳揚出去,便一口答應了。

    酒席之上,閻都督表示可以即席賦詩。

    王勃出手了。

    當他目光落在滕王閣外波瀾壯闊的江面,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想起自己這一生才華橫溢卻因恃才傲物、放蕩不羈而被社會所不容。

    一股悲憤之氣頓時涌上了心頭,竟再也安耐不住,宛如濤濤江水洶涌不絕。

    他長嘆了聲落了筆:“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非無圣主;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

    滕王閣上,一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永遠的讓歷史從此定格。

    公元(676年)冬,這篇《滕王閣序》通過最火熱公眾號——一景之月迅速傳到了都城長安。

    在一個皚皚白雪的日子里,當朝皇帝唐高宗也讀到了這篇序文,忍不住贊嘆:“此乃千古絕唱,真天才也!當年朕因斗雞文逐斥了他,是朕之錯也。”

    “王勃現在哪,我要見他!”

    身旁的太監吞吞吐吐說道:“那個可憐的人已經不在了…”

    唐高宗喟然長嘆,自言自語:“可惜,可惜,可惜!”

    是的,這個一直本著下次你路過,人間已無我的天才的確不在了。

    公元676年,27歲的王勃于探望父親的歸途中渡海溺水,就此永遠地追隨大海去了。

    從此,世間再無天才王勃。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