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響 / 待分類 / 2020,陌陌正年輕

0 0

   

2020,陌陌正年輕

原創
2020-03-21  深響


?深響原創 · 作者|呂玥


 核 心 要 點 

  • 2019年陌陌穩住了基本盤,保持了連續20個季度的盈利;

  • 陌陌的直播變現潛力正在逐步釋放,打造產品矩陣同時重啟出海。

在互聯網行業,不變是最危險的。

已誕生九年的陌陌,不論在社交或是直播領域都算是資歷深厚的老玩家。正因如此,外界總會傳來一連串質疑聲,例如天花板已至、增長乏力、業務疲軟等等。

但從新近發布的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財報表現來看,陌陌正面回擊了這些質疑。

從各項財務數據可以看出,在增長已成為行業性挑戰的大盤之下,陌陌在保證了基本面穩定的同時,還在此基礎上探尋著一系列新增長點,部分探索已經迎來收獲期。

穩中有漲的趨勢背后,陌陌究竟做了什么?


穩住基本盤


本周陌陌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未經審計的財務業績,這份財報傳遞出陌陌整體“穩”的態勢。

首先是增長速度和盈利能力,2019財年陌陌各項關鍵財務指標都呈現上揚趨勢。

財報顯示,2019年全年,陌陌凈營收達170.151億元(約24.441億美元),同比增長27%。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量,歸屬于陌陌母公司的凈利潤為44.933億元(約6.454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34.621億元相比增長29.8%。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量,每股美國存托股(ADS)攤薄凈利潤為20.26元(約2.91美元),上一年同期為16.17元。

具體到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凈營收達到46.879億元(約6.734億美元),同比增長22%,遠超華爾街預期。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量,2019年四季度歸屬于陌陌母公司的凈利潤為12.525億元(約1.799億美元),同比增長39.34%,凈利潤率為26.7%。凈利潤率在上一季度出現小幅下降后,本季度企穩回升。

而如果將時間線拉長可以發現,陌陌已經非常穩定地保持了連續20個季度的盈利,這在行業內實屬難得。
 

其次是現金流:截至2019年12月31日,陌陌持有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定期存款為149.253億元(約21.439億美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為112.926億元。

2019年第四季度經營活動帶來的凈現金為16.751億元(約2.406億美元),上一年同期則為11.634億元。

現金流是企業的血液,也是體現公司能否穩定運營、有資本應對危機的關鍵。結合歷史數據可以看出,陌陌的現金流已經連續兩年保持了穩定增長的態勢。

充足的現金流讓陌陌有能力去吸引更多投資者。在此次財報發布后,陌陌宣布了每ADS派發0.76美元即每股普通股派發0.38美元的特別現金股利方案,派發現金總額約為1.6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39億元。這也是自2019年3月后陌陌第二次進行特別現金股利派發。
 

從業務表現來看,陌陌的傳統營收大頭直播處在穩步上升的通道中。

陌陌的業務主要有直播服務、增值業務、移動營銷、移動游戲四項,四季度具體表現為:

  • 直播服務營收為33.835億元(約4.86億美元),同比增長14%,環比增長6.06%,在總營收中占比為72.17%;

  • 增值業務營收為11.891億元(約1.708億美元),同比增長65%,環比增長14.68%,在總營收中占比25.37%;

  • 移動營銷營收為9300萬元(約1340萬美元),同比下降24.96%,環比增長16.58%,在總營收中占比1.98%;

  • 移動游戲營收為1440萬元(約210萬美元),同比下降44.03%,環比下降6.20%,占比0.31%。

 

可以直觀地看出,直播服務仍是陌陌的營收增長驅動主力。

陌陌的直播服務營收在2019年整體增長都很穩定,這背后得益于陌陌針對不同付費群體實施的不同的產品和運營策略,例如不斷豐富直播玩法,推出多種賽事助推新人和腰部直播,以公益活動和線下晚會提升品牌知名度等等。同時,直播服務營收占比也始終保持在七成,相比于外界所說“要減少對直播的依賴”,其實陌陌更多的是在保持直播這一優勢,以此為基礎再拓展其他業務。

在直播業務外也必須看到,增值業務營收的高速增長正在改變陌陌此前單一業務營收的結構模型。陌陌的增值業務包括虛擬禮物服務和會員訂閱服務,環比來看這一業務營收在一至四季度分別為9.038億元、9.484億元、10.646億元以及11.891億元,整個2019年都在持續增長中。

增長首先得益于陌陌為提升用戶的社交體驗而引入了更多功能和更多付費方案,從而推動了虛擬禮物業務的持續增長。

2019年,陌陌在平臺上推出了狼人殺、天天莊園等新玩法,在與社交功能結合之下,激活了用戶活躍度和粘性,同時也提升了用戶付費意愿,因此增值業務隨之穩步提升。

增值業務的增長同時得益于探探會員訂閱收入增長的影響。

從財報數據來看,本季度探探凈營收為3.698億元(約合5,310萬美元),同比增長68.09%;凈虧損為1.882億元(約合2700萬美元),去年同期為凈虧損人民幣2.640億元,虧損縮窄。

本季度探探的付費用戶數為450萬,相比去年同期的390萬增長15.38%。另外,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直播服務與增值服務付費用戶去重后總數達1380萬,上一年同期為1300萬。
 

從大盤來看,陌陌整體用戶規模保持了增長勢頭。

2019年12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躍用戶為1.145億,去年同期為1.13億。雖然增長幅度不大,但考慮到移動互聯網用戶整體增速已全面放緩以及移動社交賽道的增長紅利早已消退,這樣的增長依然不易。
 


新增長點在哪?


基本面穩定之后,問題的焦點轉移到了新增長點在哪里上。陌陌處在直播和社交兩個賽道上,而這兩個賽道上近年來都處于巨變中。

在直播領域,首先是自2016年“千播大戰”后,行業整體更加冷靜,增長紅利已然消失,行業已從增量市場轉入了存量市場。但同時,短視頻平臺的侵入又進一步加劇了行業競爭,為直播行業帶來了不少變數。另外,直播的邊界也正在不斷拓展,“直播+X”的模式讓直播逐漸演變為基礎的業務工具,進入了電商、教育、旅游等多個行業。
 
QuestMobile《2019直播+X 洞察報告》

在社交領域,一方面市面上已有的社交類產品已基本滿足用戶需求,流量增長放緩;但另一方面,新型社交產品仍在不斷涌現,無論是巨頭或是創業者都對垂直細分市場發起攻勢,同時在技術的發展推動下社交產品也更側重于發掘新玩法。

細分、創新、變革是這兩個賽道所發生的一系列變化。那么像陌陌這樣老玩家,該如何在行業巨變中繼續保持優勢,其新的增長點又在哪呢?

從垂直細分角度來看,陌陌在“直播+社交”這一領域是處于絕對的優勢位。
 
QuestMobile《2019直播+X 洞察報告》

據安信證券發布的報告顯示,陌陌在第三季度時擁有的月收入大于3萬元的頭部主播同比增加20%,月流水大于200萬元的優質公會接近100家,同比增加67%。

一直以來陌陌更注重腰部主播的穩定增長以及對新人的培養,這一做法與微博的下沉運營策略十分相似,注重中部及底層內容的豐富,主播生態的健康保證了業務的穩定增長。與此同時,陌陌作為社交平臺,其先天帶有的交際特點以及成熟的互動社區,又給直播在用戶粘性和主播養成方面都帶來了顯著優勢。

而目前,陌陌的直播變現潛力也正在逐步釋放。2016年直播成為了陌陌的“第二曲線” ,現在,陌陌的直播業務依然很掙錢。從營收來看,陌陌全年四個季度的總營收中,直播始終都做出了七成的收入貢獻。

陌陌在移動社交行業里也處于難以被超越的頭部位置。

“陌陌+探探”的雙產品組合已經確立起了社交行業的領導地位,其中陌陌主打即時社交,通過直播、聊天室、游戲等實時互動玩法,以“強互動”為特色吸引用戶,增強用戶粘性;探探則是以女性用戶體驗為核心,以簡單高效的“看臉”玩法來滿足擁有碎片娛樂時間的年輕人。在用戶端兩者重合度并不高,可以起到互補作用,同時兩個產品也可以聯動產生協同效應。
 

而探探的發展前景,也被海內外多家金融機構看好。例如摩根士丹利表示,探探有望在2020年實現盈利,在未來1~2年內探探的ARPPU將從2019年第三季度每月25元人民幣的低位翻一番。探探的健康發展再加上股息的提高,將使得陌陌為期4年的減值周期在2020年逆轉。

與此同時,陌陌也在發掘社交的垂直細分市場。2019年陌陌曾先后孵化“是他”、“瞧瞧”、“Cue”、“赫茲”、“MEET”等多個社交產品,2020年又推出了“織音”、“對眼”,定位語音社交、視頻社交等多個細分領域。

通過不斷更新迭代自己的產品矩陣,陌陌以同時推出多款產品的策略來深入探索每一垂直細分領域,狙擊隨時可能會出現的新對手。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在國內市場紅利消退、增長放緩的當下,陌陌重啟了海外戰略,意圖從海外市場找尋新增長點。目前陌陌的海外社交應用Olaa已經上線,產品主要面向東南亞市場,可以看出這一選擇是明確避開了歐美地區的face book和Match Group兩大巨頭。當然,移動社交也是近年來東南亞的一條熱門賽道,這意味著陌陌同樣要做好準備直面挑戰。
 
Olaa界面

正如陌陌董事長兼CEO唐巖所說,不論是持續增長的營收還是連續20個季度的盈利,超穩定的發揮已為陌陌的2019年“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而向前看,探探能否如預期中順利實現盈利,各新增長點能否“大有收獲”,陌陌的2020年才是真正的“關鍵年”和“驗收年”。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