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硯書院 / 百年性定菜根香 / 完美婚姻等于零:男人是加法,女人是減法

0 0

   

完美婚姻等于零:男人是加法,女人是減法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3-22  犁硯書院

本文參加了【個圖“好書”用心讀】有獎征文活動

    文 | 蘇紹利

    完美婚姻等于零,男人愛加法,女人愛減法,完美婚姻的平衡度始終像翹翹板一樣在零角度上下。

    男女反差始終在零軸線附近,男女的吸引力如磁石一樣永遠相吸又相斥,太遠會相吸,太近會相斥,永遠不遠也不近,這是動態的零。

    其實水乳交融的狀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冰點的狀態,既不會冰凍,也不會沸騰,這就是和諧的婚姻狀態,這就是完美的婚姻。

    愛情的經濟帳,戀愛時要分擔,結婚后要共享,離婚后要平分,雖然婚姻失敗,但這是好男人與好女人。

    1

    飲食男女

    男人是加法,女人是減法

    有一本小書叫《男人是加法,女人是減法》。若干個小篇章,讀來輕松又智慧,有思考也有警示,有收獲也有領悟,匆忙中感覺愉悅,我想,這就是開卷有益,一次不長也不短,不算辛苦也不算坎坷的心靈之旅。

    為什么男人是加法,女人是減法?

    因為男人總是盼望:

    金錢、女人越多越好,職位、地位越高越好,權勢、權力越大越好……獲取越多,男人越滿足。

    因為女人總是盼望:

    脂肪再少一些,臉蛋再小一些,吃的能再少一些,工作能再少一些,壓力能再小一些,年齡能再小一些……負擔越小,女人越舒服。

    男人喜歡用加法,什么都要疊加。最后肚子脹出來,錢多到要養別的女人。

    女人喜歡用減法,是負擔都要減掉,減到最后,連男人也跑掉了。

    男人用慣了加法,卻不懂得釋放。男人不喜歡傾訴,情緒、心事、壓力越積越多……隱藏得越多,男人越有安全感。一旦掏空自己,將無立身之地。女人永遠無法了解男人真正想的是什么,對待女人,男人永遠沉默是金。

    女人用慣了減法,卻不懂得收斂。女人太喜歡釋放,太喜歡被關注、被了解、被同情、被疼愛、被禮遇……傾訴得越多,女人越有成就感。一旦隱忍自己,爆發出來就無葬身之地。男人永遠做不到女人要求達到的標準,對待男人,女人永遠口不擇言。

    男人是加法,著迷獲取的捷徑。

    女人是減法,鐘情放棄的權利。

    男人的加法用得好,是在閱歷的累積、成熟度的攀升、駕馭事務能力的拓展。

    女人的減法用得好,是在克制自己的欲望。女人不能有太多的欲望,欲火只會焚身。

    其實男人也可以用減法,減掉一點脂肪,再減少一個女人,再減掉一些淫欲……

    女人也可以嘗試加法,加一個罩杯,加一點包容,加一點體貼,再加一點委婉,再加一些體諒……

    加減法玩好了,男人女人也別得意,遇到乘除法的時侯,那才頭痛呢!

    這是本書中扣題的一篇小文,道出了男女生活中的常態、特征與嗜好,不乏智慧與閃光的語言,哲理味道很濃。雖然表象化、羅列化多些,但耐人尋味,讀之令人莞爾。

    2

    愛語如珠

    那些生活中智慧的貝殼兒

    哲理散文有很多大作家,如林清玄、張曉風、趙麗宏等,可謂妙語連珠,這本小書,也如是,一語道破是一種驚喜,也是一份默契,更是一種情調。

    讀這樣的文章,像是清晨去看海上日出,光腳走在細軟的沙灘上,讓海水沖到腳面上,突然大浪襲來,漫到膝下,濺濕了褲腿兒,又驚叫,又歡喜,有時候也會跑開,不厭其煩地來回嘗試,像是與海水嘻戲。

    耳畔響著海浪之聲,眼睛卻在海灘撿拾貝殼兒。像是極認真又像是漫不心,而那些形狀好的,顏色好的,個體大的,總是被撿拾起來,突然沖浪上來的貝殼兒,總是迅速去捕捉,驚喜中滿懷希望,可這樣的希望又因為不滿意不喜歡的失望而瞬間破滅,只是淡淡的,沒有多么強烈,那些貝殼兒多么像文章中愛的言語啊!

    青春敗給了歲月,愛情敗給了青春,白手起家敗給了愛情。最重要的是要掌握愛情的溫差。到底夠不夠愛你?女人見不得男人落魄,落魄的男人女人會看不起。有些男人天生反感女人的倒追,他們只喜歡自己千辛萬苦追來的女人。女人為男人流第一滴淚的時候,女人便愛上這個男人了。男人只記得你為他流的第一滴淚。女人最懷念的那個吻,便是男人吻去她的第一滴淚。女人的任性成了男人不辭而別的理由。

    有多么好色的男人,就有多么好色的女人。愛一個人是愛他的習慣,恨一個人也是恨他的習慣。不是人人都可以談戀愛的,能愛上別人和被別人愛上也是一種幸運。你可以超級自戀,但你無法與時間戀愛。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戀愛、結婚也要趁早,因為早可以讓你的選擇更多,選擇本身也更優秀,選對了,幸福的時間更長久。

    女人喜歡男人也有標準。她不看性,她是看吻。在女人眼里只有兩種男人:親得下去的和親不下去的。讓愛保鮮的秘訣,便是要堅持這種愛情的“儀式”。男人要想毀滅一個女人,就給她喝一劑毒藥叫做“心碎的美好”。最沒自信、最尷尬、最身心疲憊的便是三十歲的女人和四十歲的男人。愛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愛上了他的呼嚕,你便愛上了他整個人。

    圣女與剩女的區別,就是選擇和不選擇。愛情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好,而是一種情感的平衡。人可以為愛改變,但愛不可以要求改變。愛了一場,最遺憾的便是無言的結局。

    愛情的經濟帳,戀愛時要分擔,結婚后要共享,離婚后要平分,雖然婚姻失敗,但這是好男人與好女人。愛情與婚姻,有時候,誰都沒有錯,錯就錯在選錯了航道,換了個航道,也許是捷徑,也許是美好。女人要愛到這個境界:不拿男人的錯誤懲罰自己,不拿自己的錯誤懲罰男人。男人甩了女人,或者女人甩了男人,結果都是兩敗俱傷。只是拋棄的一方可以無傷,被拋棄的一方卻是哭天搶地。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沒有婚姻,愛情將無葬身之地。有的愛情是魔鬼,你信它便要下地獄。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只問那顆余情未了的心。報復男人的最好方法,是你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你比他幸福。

    一段感情的修正和維系,不是靠抱怨,而是靠商量。對許多人來說,結婚并不是找一個愛的人,而是找一個你根本離不開的人。

    愛是一種習慣,結婚是這種習慣的延續,離婚是這種習慣的改變。女人要想成功地嫁出去,就要成為男人的習慣。是男人都好色,天性使然。就好比同是愛喝酒的人,只是度數不同而已。男人女人之間的美好,是從朋友變成情人。男人女人之間的悲涼,是從情人變回朋友。兜兜轉轉,朋友也好,情人也罷,那出永不落幕的舞臺劇里,你方唱罷,我登場。遇到絕情的女人,抓住她的軟肋,便會事半功倍。遇到絕情的男人,你若付出真愛,便會功虧一簣。太泛濫的愛也是一種負擔。敬你一杯女人的眼淚,請喝完這一杯,再各自分飛;請記得記得我的淚,隨著你的背影落一地心碎……女人總希望她愛上的男人,既是她的情人,又是她的知己。是情人的時候,他懂得浪漫。是知己的時候,他懂得真摯。情人知己,是女人完美的預期。得不到的,放棄才是幸福!

    3

    忠誠婚姻

    就像忠誠自己那顆跳動的心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既然是享有世界級大文豪說的,寫進世界名著《安娜卡列尼娜》里的,一定是正確的,至少是有道理。從來沒有思考,也沒有質疑過。

    人就是這樣,偶然間、突然間思考人生最關切的問題。幸福的家庭是自己感到幸福?還是被別人認為幸福呢?不幸的家庭是自己認為不幸?還是別人認為不幸?無法去問托爾斯泰,因為這位巨人早已不在;也無法問別人,因為別人無法走進大文豪的心靈,也無法把自己的所得與你分享。

    于是,自己思考,苦思不得其果,但苦思總會在突然間靈光一閃:婚姻是什么?婚姻不是完美,是忠誠!就像忠誠自己那顆跳動的心!

    那顆心是什么?

    那顆心,開始時都是一樣的,是你愛上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從心里喜歡,并愿意與之結婚;在口頭在心里許諾或發誓,一輩子忠誠對方,要與之生兒育女,相濡發沫,一生廝守,白頭到老。

    那顆心,中間不一樣了,有的一直忠誠,有的背叛了對方,也背叛了自己的許諾或誓言,雖然結婚了,生兒育女了,但心里卻愛上了別人,對自己的心也不再忠誠。

    那顆心,結果卻有三種:要么,愛你始至不渝;要么,愛你到一半,直至水火不容,中途離婚;要么,雖然不再那么愛你,生活只是湊合著過,但時常精神出軌。

    婚姻,所謂幸福與完美其實是一樣,那顆心也是一樣的,就是既然相知,既然相愛,既然結婚,就要永遠忠誠愛情,忠誠婚姻、忠誠對方,忠誠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永遠忠誠自己那顆跳動的心!

    忠誠是什么?忠誠自己的那顆心是什么?就是我心永恒!只要跳動,就永遠愛你!除非不跳!這才叫純粹忠誠,這才叫忠誠情感。那顆忠誠的心、平靜的心、不變的心,其實也是零,閑情濫事兒無所住,愛情才會純潔,婚姻才會干凈。其它的則一無所有,難道不是零嗎?或者完美的婚姻根本就沒有,永遠只是理想狀態,那也是一場空啊!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