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待分類 / 蘇軾名句春江水暖鴨先知 為何被毛奇齡質問...

0 0

   

蘇軾名句春江水暖鴨先知 為何被毛奇齡質問 不是鵝先知呢?

原創
2020-03-23  老街味道

    前言

    昨天回答了網上一個有趣的問題:“春江水曖鴨先知”,為何一定是鴨先知道?

    這句詩出自蘇軾的《惠崇春江晚景二首·其一》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蘇軾為什么要寫鴨先知呢?

    答案很簡單,這是一首題畫詩, 畫中主要的形象就是鴨子。假如沒有鴨子,里面有垂入江水中的柳枝,當然也可以寫”春江水暖柳先知“。

    如果只是關心網友的問題,回答到此就是所有的答案。

    不過,關于這句詩,在清朝還有一個有趣的故事,有人說,鵝也知道呀,為什么只說鴨呢?

    這個故事,就沒有那么簡單了。

    一、鵝也先知,如何只說鴨耶?

    在清朝文人汪景祺的《西征隨筆》中,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 

    毛檢討奇齡,字大可,蕭山人。不喜蘇詩,偶于座上訾毀之,家蛟門先生【懋麟】起曰:“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如此詩,亦可道弗佳否?”毛怫然曰:“鵝也先知,如何只說鴨耶?”

    文中說,毛奇齡這個人不喜歡蘇軾的詩,常常非議詆毀蘇軾的作品。

    汪景祺說,我們家族里的汪蛟門先生先生有一次見到毛奇齡,于是吟誦蘇軾的這首《惠崇春江晚景 》,然后問毛奇齡,蘇軾的這首詩,難道也不好嗎?

    毛奇齡很生氣地說,鵝也能知道春江水暖呀,為什么只說鴨呢?

    這個毛奇齡,聽起來是一個怪人,他為什么不喜歡蘇軾的詩呢?

    二、毛奇齡為何瞧不上蘇軾的詩

    清·沈德潛在《清詩別裁集》中,對于毛奇齡有一段評價:

    毛奇齡字大可,浙江蕭山人。康熙己未召試博學鴻詞,官翰林院檢討。著有《西河詩集》。

    詩學規模唐人,時專尚宋體,故多起而議之者,然學唐而能自出新意,不同于規孟賁之目,畫西施之貌者也,視采剝宋人皮毛者,高下可以道里計耶?

    沈德潛說,毛奇齡學唐人作詩,而當時文壇崇尚宋詩,所以毛奇齡對于宋人作詩常有不同看法。

    不過毛奇齡學唐詩能夠另辟蹊徑,學出新意,而且形神兼備,不同于“規孟賁之目,畫西施之貌者也”。比那些僅學得宋詩皮毛的人,強多了。

    畫西施之面,美而不可說;規孟賁之目,大而不可畏;君形者亡焉。出自《淮南子·說山訓》

    看來毛奇齡不是不喜歡蘇軾,而是不喜歡以蘇軾為代表的宋詩而已。

    他所說的“鵝也先知“,是真的嗎? 還是文人相輕,別人杜撰的呢?

    三、汪景祺、王士禎為何笑話毛奇齡?

    毛奇齡(1623-1716)是明末清初的大儒,康熙朝中第任翰林院檢討。汪景祺(1672~1726) 的《西征隨筆》中,對于毛奇齡的這一段故事,似乎把他說成了一個不學無術的粗人。

    汪景祺在《讀書堂西征隨筆》自序中說:

    憶少年豪邁不羈,謂悠悠斯世,無一可與友者,罵坐之灌將軍,放狂之禰處士,一言不合,不難挺刃而斗。

    汪景祺說自己少年時就是個憤青,見誰不順眼,都要”挺刃而斗“。看來笑話毛奇齡也沒什么。

    不過這個故事,在清朝大詩人王士禎 《漁洋詩話》中也有:

    蕭山毛竒齡大可,不喜蘇詩。一日復于座中訾謷之,汪蛟門【懋麟】起曰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云云,如此詩亦可道不佳耶?毛怫然曰:鵞也先知,怎只説鴨。

    汪景祺稱“家蛟門先生”,是指同姓的長輩汪懋麟(1640——1688) ,字蛟門,年長汪景祺三十多歲。

    王士禎(1634年 -1711年 )在汪懋麟中進士那年(1667),已經名滿天下,在京城擔任戶部郎中了 。

    毛奇齡年齡最大,但是在1679年才舉博學鴻儒科,授翰林院檢討。

    據說,毛奇齡生性倔強而且恃才傲物,曾經說過:

    元明以來無學人,學人之絕于斯三百年矣。《西河集·送潛丘閻徴君歸淮安序》

    毛奇齡這個性格,必然得罪人很多,又加上他不喜宋詩,于是被文壇崇尚宋詩的士人所揶揄,也是有可能的。

    四、毛奇齡的詩詞選錄

    毛奇齡56歲中第以后,并沒有受到重視,康熙二十四年(1685),他六十二歲時借口遷葬父母墳墓回到了南方。

    康熙帝三次南巡都曾經接見了他,并且欽賜“御書”,讓毛奇齡名譽天下。

    毛奇齡作為一個大儒,卻對于朱熹的理論不以為然,他還專門寫了《四書改錯》準備獻給朝廷。

    康熙在借戴名世案搞文字獄的時候,高調尊朱,將朱熹地位提高,與孔門十哲并肩。嚇得毛奇齡把已雕成的《四書改錯》書板用斧劈毀。

    作為一個詩人學者,毛奇齡在”鵝也先知“的故事里,幾乎成了一個不學無術的形象,這著實是一個誤解。

    從沈德潛的評價來看,毛奇齡的詩詞水平當然也是大家之筆。下面錄入兩首:

    《贈柳生 》

    流落人間柳敬亭,消除豪氣鬢星星 。江南多少前朝事,說與人間不忍聽!

    《明月棹孤舟 題吳江徐檢討孤舟垂釣圖》

    甫里先生何處是。家住近、垂虹亭子。著罷新書,開門閑望。但見一湖煙水。
    放棹偶然垂釣餌。人道是、松陵漁史。若問羊裘,投竿何所,應在白蘋洲里。

    從這首詞看出,文人題畫詩詞很常見,毛奇齡自己也如此作詩填詞。又怎么會提出”鵝也先知“的可笑問題呢?

    或者這個故事另有一番情境,但是被王士禎等人掐頭去尾,只留了這幾個字來丑化毛奇齡吧。

    五、蘇軾《惠崇春江晚景二首》為何是鴨先知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兩兩歸鴻欲破群,依依還似北歸人。遙知朔漠多風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蘇軾這兩首都是題畫詩,一個寫鴨子,一個寫大雁。

    畫中有什么,自然詩中就寫什么。可見惠崇兩幅畫中的主要形象,一個是鴨子,一個是大雁。

    前言里,老街說過,當然也可以寫作”柳先知“,同樣是仄平平。注:鴨,是仄聲字。

    假如不是題畫,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詠春詩,當然不一定寫鴨先知。

    江中有垂柳、有白鷺,您看到什么就可以寫什么。柳先知、鷺先知、鶴先知.....

    但是鵝不行,鵝,是平聲字。

    但是題畫詩,其主題和意象是受限的,類似于命題作文,人家畫的就是鴨子,當然要寫鴨先知了。

    毛奇齡作為一個詩人,自然知道這個最基礎的知識,所以那個”鵝也先知“的故事,大概率是別人瞎編的。

    結束語

    關于毛奇齡“鵝先知”的故事,很可能就是文人相輕,杜撰出來的故事。類似于今天明星在網上打架,誰有話語權誰占便宜。加上水軍推波助瀾,搞得吃瓜群眾稀里糊涂,誰是誰非天知道。

    王士禎以詩文為一代宗師,深受康熙帝喜愛。王家四代官至尚書,享盡富貴榮華。

    汪景祺的下場很悲慘,受年羹堯牽連,因《西征隨筆》這本書成了文字獄的犧牲品。后被雍正皇帝梟首示眾,腦袋在菜市口掛了十年,家眷、親戚也都受到株連。

    毛奇齡聰明地燒掉了《四書改錯》,九十多歲善終。

    @老街味道

     李賀《夢天》押韻很特別,這是一首八句的換韻古體游仙詩

    落花時節又逢君,詩人用落花而不是花開 有什么寓意和暗示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