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火龍果 / 待分類 / 楊廣為什么成不了李世民?

0 0

   

楊廣為什么成不了李世民?

2020-03-23  花心火龍果


    公元604年,隋文帝病危,太子楊廣一邊伺疾,一邊代理朝政,一切被打理得井井有條。
     
    7月13日晚上,病榻中的隋文帝突然收到一封密函,信上的內容讓他震怒,自己還沒駕崩,太子和宰相就已經在準備后事。
     
    對于一個皇帝來說,這份密函的性質,等同謀逆。
     
    這時,愛妃陳氏面帶淚痕,走進寢殿向他哭訴,太子企圖非禮。
     
    這兩件事加在一起,隋文帝在御榻上,氣得拍打床板大罵楊廣,隨后緊急召見柳述和元巖,意圖改立嫡長子楊勇。
     
    此時朝局明朗,國家早就牢牢掌握在楊廣手中,想要臨時換儲君,難于上青天。
     
    接到線報后的太子,立刻調動東宮護衛進駐仁壽宮,控制宮禁,截住了隋文帝的密詔。
     
    在穩住局勢后,楊廣將侍寢宮人盡數趕出,單留隋文帝一人。
     
    他獨自入內覲見,只不過,寢殿里究竟發生了什么,沒人知道。
     
    被后人知道的,就是不久后,仁壽宮傳出噩耗,至于隋文帝是怎么死的,自此成了一樁千古奇案。
     
    而太子楊廣順利承襲帝位,定年號為大業,開始了他長達14年的皇帝生涯。
     
    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仁壽宮變”。
     
    作為主角,楊廣的口碑極差,向來被文人騷客口誅筆伐。
     

    ▲隋煬帝楊廣畫像

    弒父殺兄、荒淫無道、驕奢暴虐,是楊廣撕不下的標簽。
     
    尤其在后世“貞觀之治”的映襯下,隋煬帝就更被塑造成了十惡不赦的形象。
     
    但是,楊廣這個君王,就真的被擺在應有的位置上了嗎?
     
    01
     
    作為皇室中的老二,楊廣天生就注定與當皇帝無緣,因為在立儲這件事情上,按照老祖宗的規矩,向來是立長不立幼。
     
    事實證明,楊廣有真本事。
     
    當太子楊勇還在都城養尊處優時,楊廣年紀輕輕就隨隊出征,出生入死,威名都是打出來的。
     
    開皇九年,年僅20歲的楊廣帶兵20萬,一口氣南下滅掉了陳國,順便俘虜了陳后主,幫他老爹統一了中國;
     
    開皇十一年,南方有變,又是楊廣,被任命為揚州大總管,花了十年的工夫,把江南治理得井井有條,威望日盛。
     
    除了這些,楊廣還參與北伐過突厥,擊敗了那個當時號稱亞洲大陸上最強的軍隊。
     
    有這樣的戰功和政績加持,楊廣的威望早就蓋過了他的長兄,被立為儲君,是遲早的事。
     
    最終,憑借出色的政績和百官的擁戴,楊勇被廢黜,這位年輕的政治家成功上位。
     
    單憑這一點,楊廣本身實力毋庸置疑,由此可見,后世那些所謂的陰謀論,極有可能是在扯淡抹黑。
     
    在隋書上,對隋煬帝的評價是這樣的,“好學,善屬文,深沉嚴重,朝野屬望”。
     

    這也就代表著,楊廣的能力,其實足以治理好一個國家,至少比他那個廢柴哥哥強。
     
    登上皇位后的楊廣,才35歲,正是個懷揣雄心壯志的大好年紀。
     
    這位年輕的皇帝有個夢想,那就是決心超越他老子。
     
    懷著這樣的抱負,隋煬帝準備在自己的時代大展身手。
     
    這里順帶提一句,這位剛登基的新帝,有兩個人生偶像,一個是秦始皇,一個是漢武帝。
     
    于是,屬于隋煬帝的時代,就此到來。
     
    02
     
    本來,楊廣老老實實做個守成之主,靠著吃老本,就能吃出一個太平盛世,畢竟,他老子在開皇之治摳出來的老本,夠他垂拱而治老長時間。
     
    當然,一開始,楊廣也是這么干的。
     
    首先,他不但廢除了他老子在位時的苛政,廣施仁政,還普免錢糧稅收,一改他老子摳到骨子里的做派,讓利于民,老百姓樂了;
     
    然后,他又大搞科舉,建進士科,恢復國子監、太學以及州縣學,削奪了士族權勢,給足平民機會,只要你有才就能上位,這下子,讀書人也樂了。

    做完這幾件大事的楊廣,在天下人心目中,瞬間攀升到在世圣主的高度。
     
    在他即位后的五年里,隋朝國泰民安,風調雨順,與此同時,東都洛陽的修建、還有京杭大運河的開鑿,這兩項民生工程,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國勢達到了頂峰。
     
    如果在當時,隋煬帝肯就此收手,安享萬民歌功頌德,那恐怕,往后歲月也就沒李世民亮相的機會了。
     
    只不過,當隋朝開始穩中有序地發展時,楊廣決心一展宏圖的野心也跟著膨脹了。
     

    大業五年年末,隋煬帝宣布了一個重大決定,發兵遼東,親征高麗。
     
    如果說,在登基后,西巡吐蕃,打通絲綢之路,是利國安民的長久打算,那么討伐高麗,純粹是帝王的虛榮心作祟,簡單一句話,就是腦子進水。
     
    彼時的高麗,山高水遠,即便啃下來了,也是雞肋,所以,出兵征伐,勞民傷財不說,還吃力不討好。
     
    據史書記載,為了攻打高麗,所征用的民工,甚至超過了比大業前五年修建工程征用人數總和,動員的民力過百萬,這么做,已經在動搖國本。
     
    更要命的是,隋煬帝居然還吃了敗仗,數十萬將士浩浩蕩蕩,直搗平壤,最終的結果卻是全軍覆沒,史書上說,僅剩幾千人灰溜溜地往回撤。
     
    吃了敗仗,隋煬帝很生氣,這明顯與他長久塑造的文治武功的形象,極度不符。

    于是,失去理智的他決定繼續發兵,誓要啃下這塊硬骨頭。
     
    這場出征高麗的戲碼,前前后后加起來做了三次,以慘淡收尾。
     
    最終,隋煬帝算是保住了面子,但江山就開始不穩了。

    連年的征戰,再加上開鑿大運河、修建洛陽這樣的大工程,錢糧消耗嚴重,民生凋敝,老百姓早就吃不消了。
     
    就在第三次出征高麗,班師回朝的時候,隋朝徹底垮了,舉國上下狼煙四起,就連歲末正常的進貢也被擱置。
     
    就這樣,走向巔峰的隋朝,又被他的締造者,親手推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最后,像鴕鳥一樣躲回揚州的隋煬帝,被御林軍堵在御帳中,一生的宏圖偉業就此斷送在一條白綾上。
     
    只留下死后的千古罵名,被史學家當做談資,實在讓人唏噓。
     
    03
     
    講道理,單論政績,楊廣是個被嚴重低估的皇帝。
     
    甚至比起李世民這個“天可汗”,也不落下風。
     
    在近代,史學家在研究隋煬帝這個人時,意外發現,這個君王,本身就是個傳奇。
     
    他開鑿了世界上最長的大運河,利在萬世;
     
    他是歷史上第一個提出廢除“十惡”罪的皇帝,在當時算是壯舉;
     
    他西巡張掖,親自開拓疆土,暢通絲綢之路,在到達張掖后,西域“二十七國君主與使臣”前來朝見。

    這些大大小小的變革舉措,統統是在十四年內扎堆完成,累人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要說在閑暇時光,隋煬帝還能荒淫享樂,恐怕到最后,他不是累死在溫柔鄉,就是過勞死在案牘上了吧。
     
    由此可見,楊廣是個具有戰略性眼光的君王,關于他荒淫好色這一點,顯然立不住腳。
     
    其實,楊廣的致命點在于,李世民是一件一件地做好事,而他是一股腦地集中做好事,也就是所謂的急功近利。
     
    像修運河、修東都、東征西巡這樣的大事,要在短短十年內完成,哪怕老子留下的家底再殷實,也會被榨干。
     

    ▲隋朝大運河簡圖


    一將功成萬骨枯,如果說,隋煬帝的大刀闊斧成功了,那他就是秦皇漢武。
     
    但他輸了,敗在了他的驕傲上,最終輸得一塌糊涂,是他的不惜民力和急于求成害了他。

    說句實在話,如果一個君王不考慮百姓疾苦,那覆滅是遲早的事,就像有句老話說的那樣,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于是,當隋煬帝還在做著“萬邦來朝”的美夢時,就被一手扶持起的文武百官,用一條白綾勒死;
     
    李世民卻成功地造就了“貞觀之治”的盛唐,真正實現了萬國頂禮。
     

    歷史只重視真相,不看結果。
     
    在我看來,所謂的荒淫無度之名,只不過是給李唐政權披上了合法的遮羞布。
     
    所以,在編撰《隋書》時,史官為了上迎圣意,刻意丑化了隋煬帝的暴虐,卻對他的功績一筆帶過。
     
    這也就導致后世對于隋煬帝這個人的評價,存在了偏頗;
     
    元明時期,小說盛行,文人騷客為了追求更加極致的觀賞效果,對楊廣的二次加工更甚。
     
    就這樣,隋煬帝的名頭越描越黑,至此淪落到與每個末代君主同等待遇,徹底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04
     
    楊廣是昏君,不可否認的是,楊廣的罪在于當代,可他的功業卻利在千秋。
     
    無論隋煬帝是否弒父淫妹,這都不再是重點,至少,殺兄這項罪名被坐實了,所以,他就要背上遺臭萬世的罵名。
     
    但你再往后看,會發現,被尊為“天可汗”的李世民,上位方式跟楊廣大同小異,他的帝位也是通過“玄武門之變”,殺兄軟禁父皇得來的,同樣沒有光彩可言。

    可李世民懂得如何做好一個皇帝分內的事,循序漸進,量力而行,于是,他造出了一個貞觀盛世,安享后世的敬仰。
     
    隋煬帝的龍舟艦隊

    是與非,實在難以決斷。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20歲時,楊廣率軍攻破陳國后,給陳后主定下的謚號為煬,意為“好內怠政”、“外內從亂”。
     
    而在李淵繼位后,也下旨將他的謚號,改為了煬,徹底將他的惡名蓋棺定論。
     
    這也就導致了,后世只知一個荒淫享樂的隋煬帝,不識那個曾經胸懷雄心的年輕帝王。
     
    我們今天去討論隋煬帝,更多的是客觀的去評判他,而不是一味否認。
     
    至少,我們這些普通人也能從隋煬帝身上,得到教訓。
     
    那就是一口吃不成胖子,世間的事該一步一步來,掂量好自己的分量,量力而行,才能活出自己。
     
    這大概就是歷史的魅力所在吧。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