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成就大...

0 0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成就大漢中興

原創
2020-03-23  最愛歷史...

漢宣帝本始二年(前72年),朝廷發生了一件誹謗案。誹謗對象可不得了,是宣帝的曾祖父漢武帝

這一年,即位不久的漢宣帝下詔頌揚漢武帝的豐功偉績,命群臣議論武帝的“廟號”和“廟樂”。眾臣舉雙手贊成,歌功頌德可是他們的看家本領,唯獨長信少府夏侯勝公開唱反調。夏侯勝認為,武帝“亡德澤于民,不宜為立廟樂”,說不好聽的,就是他不配。

夏侯勝是經學大家,算是當時的大V。一石激起千層浪,以丞相為首的大臣對夏侯勝群起而攻之,指責他“非議詔書,毀先帝”

一邊是至高無上的皇權,另一邊是據理力爭的大儒,結果夏侯勝完敗,被送進監獄,差點兒丟了性命。對于眾臣彈劾夏侯勝的做法,明人李贄只用了一個字評價——“差”。無論在哪個時代,惡意舉報都是可恥的。

大漢盛世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夏侯勝只是說出了人人皆知的事實,畢竟武帝末年已經出現了“天下虛耗,人復相食”的社會現象。可他也該知道,在位的漢宣帝比他更有理由恨漢武帝。

漢宣帝為武帝立廟,是一舉多得的政治手段,一方面可樹立權威,另一方面也是在宣稱自己是漢武帝的嫡系繼承者。盡管那位雄才大略的曾祖父,讓他一出生就經歷了人間煉獄,可就算是從一介囚徒到一代帝王,他還是漢武帝的后代,是名正言順的大漢天子。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漢宣帝畫像。

1

漢宣帝人生的前幾年,是在監獄中度過的。

漢武帝晚年多疑,在征和二年(前91年)釀成了與太子劉據骨肉相殘的政治事件,史稱“巫蠱之禍”。巫蠱之禍中,喪失理智的漢武帝幾乎誅殺了太子一家及其賓客、屬官,滿門尸體“莫有收葬者”。劉據在逃亡時自縊而死,只有他尚在襁褓的孫子,即后來的漢宣帝躲過了屠刀。

巫蠱之禍發生時,漢宣帝出生僅幾個月,連名字都沒有。這個嗷嗷待哺的皇曾孫成為最年幼的政治犯,被關進監獄。廷尉監邴吉可憐孩子無辜,找來兩個女囚犯為他哺乳,在獄中悉心照料,直到皇曾孫5歲那年。由于監獄中條件惡劣,皇曾孫多次染病,險些夭折,邴吉為祈求其病速愈,為他起名“病已”

后來有一天,漢武帝生病了,聽人說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派人連夜搜查長安城各個監獄,囚犯無論罪行輕重全部處死。邴吉再一次救了劉病已,他禁閉監獄大門,一直到天亮都拒絕士兵進入,說:“皇曾孫在。他人無辜死者猶不可,況親曾孫乎!”

漢武帝后悔了。巫蠱之禍后,他修建了思子宮,寄托對劉據的思念。當聽到邴吉誓死守護皇曾孫后,他又釋然地說:“天使之也。”于是下詔大赦天下,賜劉病已自由。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漢武帝劇照。

劉病已早已無家可歸。當邴吉依照規定,護送劉病已到京兆尹官邸尋求幫助時,京兆尹拒不接納,生怕這個小孩給自己惹麻煩,讓他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劉病已被迫回到獄中。這時,劉病已的乳母要回家鄉,小孩子早已把她當作家人,拉著不讓走。邴吉就自己掏錢,雇她留下來照顧皇曾孫,每月俸祿中的米、肉,也都分給劉病已。

不久后,邴吉打聽到了劉病已的祖母史良娣家。史良娣早已死于巫蠱之禍,但她年邁的母親貞君還在人世。貞君看到自己可憐的曾外孫無依無靠,就把他接到了史家。至此,劉病已才離開監獄,告別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童年。

隨著漢武帝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他對劉據的愧疚也就愈發深切,在去世前特命主管皇室族譜的宗正,恢復劉病已的宗室身份,由掖庭撫養。掖庭令張賀是漢武帝時期酷吏張湯之子,也是衛太子劉據生前的親信,在劉病已恢復皇族身份后,親手接過了邴吉如“教父”一般的責任,對劉病已無微不至地關心,自己出資補貼他的生活,還請人教他讀書。

到了劉病已娶妻生子的年紀,張賀還想把女兒嫁給他。張賀弟弟張安世是權臣霍光的左右手,深知其中利害,就對他哥說:“皇曾孫乃衛太子之后,有幸得到庶人的待遇就不錯了,你可不能再談嫁女之事!”張賀一聽,只好打消念頭,但以后沒人敢嫁劉病已咋辦,他就好事做到底,用自己的家財做聘禮,向一個叫許廣漢的罪臣提親,讓劉病已娶了許家的女兒許平君為妻。

在劉病已登上帝位前,他一直都是很多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罪人之子,出生不久沒了爹媽,從懂事起,所見的盡是污濁的牢房、犯罪的囚徒和暗藏的危機。

等待劉病已的,本是最苦的人生,是那些善良的人將他從深淵中拉了回來。從未在變態壓抑的宮廷中成長,是劉病已的不幸,也是他的幸運。

在西漢的歷代皇帝中,劉病已年輕時的經歷最像漢高祖劉邦,也最接地氣。史書記載,劉病已年少時“喜游俠,斗雞走馬”,他游歷關中,對鄉里的奸邪之徒了若指掌,他出身卑微,對貪官污吏魚肉百姓早有體會。

皇位對劉病已而言遙不可及,直到元平元年(前74年)的秋天,他的命運悄然發生轉變。

2

這一年,漢昭帝劉弗陵駕崩,沒有留下子嗣。劉弗陵是劉病已的同齡人,但他是漢武帝晚年煥發第二春生的兒子,按輩分算,劉病已得叫他一聲叔公。

由于漢昭帝無子,霍光就得在宗室中選接班人,只好把昭帝的侄子昌邑王劉賀扶上了皇位。劉賀不是一個靠譜的人選。史載,他在進京的一路上尋歡作樂,即位27天就把壞事做盡,嚴重違反漢朝禮制,氣得霍光把他廢了,罪名是“昌邑王行昏亂,恐危社稷”

實際上,劉賀被廢的原因應該是他挑戰了霍光的權威。

劉賀不愿做傀儡,而是欲效仿當年同樣以外藩入主皇宮的漢文帝奪權,他將“昌邑官屬皆征至長安,往往超擢拜官,昌邑相安樂遷長安衛尉”,也就是用昌邑群臣取代朝臣,借此將霍光架空。

這一舉動引起霍光的高度警覺,不聽話就給我滾蛋。他行動迅速,不止廢了劉賀,還下令殺了昌邑王的黨羽200多人。在古人看來,廢立皇帝是大逆不道之舉,霍光因此成了反派角色。后世史書常將擅行廢立稱為“行伊、霍之事”(伊,指商朝的伊尹),其實只要利國利民,阿貓阿狗當皇帝都一樣。

劉賀淘汰出局,皇帝還得重選,劉病已的名字進入了霍光的視線。大臣中首倡擁立劉病已的是邴吉,他向霍光力薦:

遺詔所養武帝曾孫名病已在掖庭外家者,吉前使居郡邸時見其幼少,至今十八九矣,通經術,有美材,行安而節和。

這是說,漢武帝的曾孫劉病已是我看著長大的,他如今已十八九歲,通曉經學,才能出眾,人品也極佳,您要不考慮下?

史載,邴吉為人內斂,從不自夸,朝廷并不知道他對劉病已有過救命之恩。在霍光看來,劉病已確實是個不錯的人選。相比劉賀,劉病已對霍光幾乎毫無威脅,他在民間長大,不像諸侯王那樣有自己的政治班底,孤身一人便于控制,在血緣上又出自衛太子一脈,和霍光同屬于衛、霍家族。

這一年,劉病已被迎入宮,拜見年齡和自己差不多大,卻比自己大兩輩的上官皇太后,當場被封為陽武候。這是在名義上給他一個體面的身份。當天,群臣奉上璽綬,劉病已正式即位。從庶人到諸侯,再到皇帝,他只用了一天時間,無疑是錦鯉本鯉,堪稱千古奇談。

3

霍光成就了漢宣帝,也成為宣帝生平最大的對手。

霍光獨攬大權,朝中無論大事小事,“皆先關白光,然后奏御天子。光每朝見,上虛己斂容,禮下之已甚”。每天面對霍光的目光,漢宣帝如芒刺在背,時時感到恐懼。宣帝自出生起就遭受大難,在民間吃盡苦頭,善于察言觀色,也能做到動心忍性,就這樣忍了霍光整整六年。

漢宣帝一直在爭取所剩無幾的皇權,他為曾祖父漢武帝立廟,更為祖父劉據一家平反,他為父、祖之墓置數百戶守墓人,祖父劉據謚號為“戾”,其父史皇孫謚號為“悼”,并修建戾園、悼園。宣帝為祖父修陵園、置奉邑,讓其盡享哀榮,但戾太子之謚號是可憐他所受冤屈,還是指責其不思悔改,歷來有爭議。

在另一件事上,漢宣帝更是不肯讓步。有一天,漢宣帝對外發出一道特別的詔書,說自己貧賤時有一柄寶劍,后來不慎丟失,此劍雖已陳舊,卻是心愛之物,希望臣民幫忙尋找。

群臣看到詔書,都知道漢宣帝不是要尋劍,而是想立結發妻子許平君為后,可當時霍光夫婦有意讓小女兒霍成君當皇后。詔書下達后,支持宣帝的大臣紛紛上書稱贊許平君賢德。少數服從多數,在立后一事上,宣帝終于如愿。

這事兒還沒完。依照慣例,皇后的父親應進位為列侯,如漢文帝竇皇后受封時,其亡父被追封為安成侯;漢昭帝即位后,也追尊其母鉤弋夫人為皇太后,其外祖父趙父為順成侯。竇皇后與鉤弋夫人都出身卑微,許平君的父親許廣漢也有一個尷尬的身份,他是“刑余之人”,曾經被漢武帝施以宮刑。霍光因此故意上奏,爆料許廣漢是一個殘缺不全之人,如何能封侯?在朝堂上公開議論此事,擺明是對皇帝的羞辱,漢宣帝敢怒不敢言,一年多后才封岳父為昌成君。

故劍情深,是漢宣帝對許皇后愛情的守護,他用眾臣之口扛住了來自霍家的壓力。可之后,他還是不幸地失去了愛人。

許平君被立為皇后不久后懷孕,臨產時生了一場大病。霍光的妻子(史書稱為霍顯),對她早已欲殺之而后快,就買通了女醫淳于衍,乘許皇后分娩將帶有毒性的附子下在藥中,將她毒死。

漢宣帝得知此事后震怒,下令徹查。霍顯這時才慌了,趕緊將實情告訴丈夫霍光,并對他說:“事已至此,就不要對淳于衍嚴刑拷打了。”霍光知道后大為驚鄂,半天說不出話來,只好設法救下淳于衍。此事最后不了了之,真兇淳于衍早就免于問罪,調查結果只是許皇后產后虛弱而死,霍成君順理成章地成為新任皇后。許皇后之死,直到霍氏覆滅后才真相大白。

不過,有一些史學家認為,這是漢宣帝為除掉霍家編造的罪名,許皇后實際上是死于難產。呂思勉先生就對淳于衍用附子毒殺許皇后一事提出過質疑:

附子非能殺人,尤不能殺人于俄頃間。宣帝非愚騃[ sì]者,即視后死不能救,又寧待許伯而后知之乎?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漢宣帝劇照。

4

漢宣帝當然不傻,相反,他很精明。為了擺脫霍光對自己的控制,宣帝積極地拉攏宗室、大臣、外戚,利用一切可乘之機不斷發展自己的勢力。

漢武帝之子燕王劉旦曾因謀反罪被逼自殺,其弟弟廣陵王劉胥是漢昭帝死后的皇帝候選人之一,也曾覬覦帝位。漢宣帝不計前嫌,多次施恩宗室,還封燕王與廣陵王的子孫為王為侯。對那些因獲罪而被開除屬籍的宗室成員,宣帝也下詔給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若具有賢才、品德優良,就可恢復其宗室屬籍。

由于當時宗室的地位已被推恩令削弱,霍光并不在意,也默許這些行為。宣帝因此成功地得到了宗室貴族的支持。

漢宣帝還通過拉攏朝中大臣,從內部瓦解霍光集團。

車騎將軍張安世是霍光的左膀右臂,位高權重,他哥哥張賀還是漢宣帝年少時的恩人。但張安世一度看不起劉病已,還勸過他哥別把女兒嫁給這個窮小子。

漢宣帝即位后卻多次賞賜張安世,將他的食邑增加到萬戶,三個兒子任命為中郎將、侍中。張安世之子張彭祖過繼給張賀為子,是宣帝的發小,曾經同席讀書,關系很鐵,也拉近了漢宣帝和張安世的君臣之誼。幾年后,張安世逐漸脫離霍光一黨,對漢宣帝忠心耿耿。

為了培植足以對抗霍光的外戚勢力,漢宣帝更是為妻舅許氏三人、祖母娘家史氏三人及舅舅王無故、王武等加官進爵。當年未能封侯的國丈許廣漢,也在霍光死后被封為平恩侯。

霍光病逝后,霍氏子孫中的霍禹、霍山等仍然官居要職,漢宣帝親臨霍光葬禮,給他最高的禮遇,讓其陪葬茂陵(漢武帝陵)。但霍氏一族群龍無首,權力遭到分化瓦解,軍政大權回到宣帝手中,離末日也就不遠了。

霍光去世僅僅過了兩年,地節四年(前66年),有人揭露許皇后一案真相,還有人告發霍氏家族謀劃廢立皇帝、毒害太子。新賬老賬一起算,霍氏家族最終因謀反之罪被一網打盡,霍禹被腰斬,霍山自殺,霍成君被廢后遭到軟禁,霍氏親貴全部遭到清算。顯赫一時的霍光家族就此煙消云散。

事實上,沒有霍光,也就沒有漢宣帝。無論宣帝如何仇恨霍氏,他都是霍光政策的繼承者,他將延續漢昭帝以來由霍光輔政開創的中興之世。十五年后,漢宣帝命人繪制11名功臣畫像掛在麒麟閣,霍光一族雖被誅滅,但他本人依舊名列榜首,宣帝稱他“功如蕭相國 ”

這個權臣,宣帝一輩子也忘不了。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霍光畫像。

5

漢宣帝的時代,此時才徐徐展開。

昭宣中興,將大漢從千瘡百孔的危機中拉了回來。在此期間,漢昭帝8歲即位,在位13年,幾乎都由霍光等大臣輔政,而漢宣帝在位26年,并在霍氏覆滅后親政,顯然對開創盛世有不可磨滅的貢獻。宣帝在位時,對內重現了升平景象,米價低到5文錢一石,對外平定匈奴、西羌,開創性地設立了西域都護府。漢朝擁有正式廟號的皇帝只有四位,宣帝是其中之一,廟號中宗。

漢宣帝自稱:“夙興夜寐,以求賢為右,不異親疏近遠,務在安民而已。”他從群眾中來,對不法官吏如何魚肉百姓早有體會,為政的一大特色正是整肅吏治。

從本始元年到神爵四年的15年間,漢宣帝曾七次下詔征召人才、選拔官吏,尤其注重從基層小吏選拔人才作為郡守長官,一掃奸邪之風。漢宣帝的時代,是循吏并出的時代。當時的名臣,如潁川太守黃霸、洛陽太守韓延壽、京兆尹趙廣漢等起初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吏,靠政績得以升遷,做官做到“所居民富,所去民思”,去職后老百姓還要跟他們說一句:“我想死你們了”。

漢宣帝稱,“民所以安其田里,而亡嘆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唯二千石乎!”官吏如果能讓社會安定、吏治清明,讓老百姓都過上好日子,他們就配得上兩千石的高官厚祿。

漢武帝末年民生凋敝,大量農民破產,被迫背井離鄉,數以百萬計的流民漂泊在大漢帝國的土地上。到了宣帝即位,“流民稍還”,但還有無數災民流離失所。

漢宣帝是古代難得注重社會救助的皇帝,他為賑濟災民開常平倉,并安撫流民,借公田、口糧、種子給農民,供他們耕種,愿意接受安排的流民可減免賦稅徭役。他還關心鰥寡孤獨老人,在位期間下達11道詔書,賜予錢、帛。有學者統計,西漢帝王為鰥寡孤獨者賜物的詔書共有二十多道,其中宣帝一人就占了一大半。

甚至就連改名,宣帝都是為了方便老百姓。古代要避諱天子之名,宣帝的名字“病已”,這倆字都是常用字,不能用就影響到日常生活交流,常有人因觸諱而被治罪。宣帝說,那朕就把名字改了,從此改名“劉詢”,之前觸諱的罪人全部赦免。

歷史不只是帝王將相的歷史,盛世不只流于表面,而要看當時的民生。這么看,漢宣帝不失為一位好皇帝。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漢宣帝劇照。

6

在霍光掌權時,漢宣帝扮演了類似于虛君政治中國家元首的角色;霍氏倒臺后,他又成功接手延續了盛世。

隨著時光流逝,劉詢也越來越像一個皇帝,像他那位英明神武的曾祖父。

甘露三年(前 51 年),即匈奴呼韓邪單于朝見皇帝的那一年,漢宣帝召開了石渠閣會議

與昭帝時王道與霸道兩條政治路線斗爭的鹽鐵會議一樣,石渠閣會議也不是一次單純的學術會議。石渠閣會議表面上討論的是魯學與齊學的經學之爭,實際上也代表著宣帝向禮制靠攏,有意鞏固統治地位。

漢武帝在位時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任用公孫弘、董仲舒等大儒神化皇權。根據現有史料,漢宣帝召開石渠閣會議所討論的喪服、皇位繼承等禮制以及災異之學,無疑也是為了鞏固皇權,宣傳其皇位的合法性。值得一提的是,石渠閣會議是在太子人選確立后召開,當時漢宣帝早已坐穩帝位,甚至選好了繼承人。

在不斷樹立權威的同時,漢宣帝也迷信于兩漢流行的讖緯、災異之學。

史書記載,漢昭帝在位時就已經有“公孫病已立”的讖語,說是上林苑的一棵大柳樹攔腰折斷,后來又起死回生,長出了新的枝葉,有蟲子啃食其葉,葉子上的痕跡顯現出這五個字。這一事件如果不是劉病已的支持者宣傳造勢,顯然就是宣帝即位之后的自我包裝。

與漢朝歷代皇帝相比,漢宣帝的年號和詔書充滿了神秘色彩。詔書中甚至出現了鳳凰、神爵等災異學說的名詞,卻不直說發生了什么事件。

元康元年,“三月,詔曰:‘乃者,鳳皇集泰山、陳留,甘露降未央宮。’”

神爵元年,“東濟大河,天氣清靜,神魚舞河。幸萬歲宮,神爵翔集。”

神爵四年,春二月,“鳳皇甘露降集京師。”

五鳳三年,“三月辛丑,鸞鳳又集長樂宮東闕中樹上,飛下止地,文章五色,留十余刻,吏民并觀。”

黃龍元年,“二月,黃龍見廣漢郡。”……

不管詔書寫的是太廟失火,還是問罪大臣,宣帝都在其中夾雜災異祥瑞,給皇權披上一層神授的外衣。

這些祥瑞大概都不存在,僅僅是大臣為了滿足漢宣帝的虛榮而捏造。史書記載,宣帝時,潁川太守黃霸就曾多次上奏當地有鳳凰出現。后來黃霸當了丞相,有一天一只鹖[hé]雀從京兆尹府中飛來。黃霸一時興起,本想像往常一樣奏報有鳳凰降臨。后來得知這小鳥是從京兆尹府中飛來的,他才及時撤回,怕被人笑話。

史家在描寫這一荒誕的故事時也不禁懷疑:“當日所為鳳凰者,毋乃亦鹖雀之類耶?”

漢宣帝的祖父戾太子正是因漢武帝晚年信了巫蠱邪說才慘死,如今他也步了曾祖父后塵,通過迷信的方式神化皇權。這或許是封建帝王的通病。

7

漢宣帝的曾祖父漢武帝,執掌皇帝寶座長達半個多世紀,建立不世之功業,卻讓帝國陷入危機,如史學家所說的“有亡秦之失,而免于亡秦之禍”。與曾祖父相似的另一點是,在漢宣帝統治后期,他一改親政之初鼓勵直言極諫、提拔循吏的作風,逐漸變得刻薄寡恩。

當年輕視劉病已的張安世差點兒倒大霉。

張賀去世后,宣帝感謝其撫養之恩,要封張安世過繼給張賀的兒子張彭祖為侯。張安世誠惶誠恐,趕緊上書推辭,漢宣帝毫不客氣地說:“吾自為掖庭令,非為將軍也。”我這是看在你哥的面子上,不是為了你。

漢宣帝甚至對張安世起了殺心,這在當時是公開的秘密。名將趙充國之子趙卬在與同僚閑談時說:“車騎將軍張安世始嘗不快上,上欲誅之。卬家將軍(指趙充國)以為,安世本持橐[tuó]簪筆事孝武帝數十年,見謂忠謹,宜全度之。安世用是得免。”

張安世是昭宣中興的功臣,一生廉潔奉公、為人恭謹,懂得明哲保身,不像他的父親張湯那樣雷厲風行,又有趙充國等人做擔保,最終才幸運地得以善終。

張安世保住一命,但趙卬嘴巴不嚴實,泄露皇家機密,有齒馬之嫌,這可是死罪。老將趙充國在抗擊匈奴、羌族戰爭中立下赫赫戰功,卻保不了自己的兒子。趙卬泄密之事被告發后,漢宣帝勃然大怒,遂使趙卬下獄自殺,趙充國晚年喪子。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紀錄片《帝陵》截圖。

漢宣帝在位后期,已經無法忍受那些敢觸“龍鱗”的直臣,愈發依賴至高無上的皇權。

京兆尹(相當于現在的北京市長)趙廣漢是個老憤青,執法公正,不懼權貴,霍光還在的時候就敢跟霍氏貴戚抬杠。當時一些年長的人甚至認為,自漢興以來沒有一個京兆尹能比得上他。

可后來有人嫉賢妒能,舉報趙廣漢侮辱大臣、濫殺無辜。此時的漢宣帝也開始厭惡趙廣漢。他下令徹查,發現還真有那么一些罪證,數罪并罰,敢于犯上的趙廣漢被處以腰斬。

趙廣漢受刑時,京城吏民“號泣者數萬人”,還有人上書說:“臣生無益縣官,愿代趙京兆死,使得牧養小民。”趙廣漢到底該不該死,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洛陽太守韓延壽也是一個政績出色、深得民心的能臣,卻被政敵告發僭越逾制。宣帝在石渠閣會議中強調的正是禮制,聽到有人僭越當然心生猜疑。結果一查,韓延壽竟被判狡猾不道罪,處以棄市。

史載,韓延壽被押赴刑場時,沿途吏民數千人相送,扶著囚車走到了渭城。他們爭相獻上酒肉,韓延壽不忍拒絕,喝酒喝了一石余,分別時向他們拜謝:“遠苦吏民,延壽死無所恨!”隨后赴死,百姓莫不流涕。

司馬遷的外孫、丞相楊敞之子楊惲死得也很冤。

楊惲是個人才,他輕財好義、廉潔無私,喜歡結交儒生,是朝中的“網紅”,也因敢說話得罪了不少權貴。《太史公書》重見天日也有楊惲的功勞,正是他將外祖父的這部巨著公開,我們現在才能看到《史記》。另外,楊惲參與過告發霍氏謀反,可說是宣帝的親信。

楊惲和他的外祖父一樣敢于言事,是根硬骨頭,寫有與《報任安書》齊名的《報孫會宗書》。這是他寫給友人孫會宗的信,文中充滿對朝廷的諷刺,其中有一首詩:“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為萁。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

人生還是及時行樂吧,要等到享受富貴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正是這幾句詩要了楊惲的命。

后來有人告發楊惲招致日食。宣帝本就最重視災異,再派人一查,發現了這篇《報孫會宗書》,滿篇盡是放蕩不羈的嬉笑怒罵,尤其是這首詩被人理解為譏諷朝政混亂。現在是太平盛世,就你在這兒傳播負能量。漢宣帝大怒,以誹謗朝廷的大逆不道之罪將楊惲腰斬,其妻兒流放,他的朋友孫會宗也因此被罷官。

呂思勉先生認為,楊惲之死是一樁冤案:“此乃莫須有之辭,凡剛直者固易被此誣。”

如果說漢宣帝年幼時活在漢武帝的陰影之下,那在鏟除這些忤逆之臣時,他就像是漢武帝的影子。這些人都是皇權的犧牲者,宋代司馬光在評價他們的結局時,用了兩個字——“惜哉”

8

太子劉奭[shì],即后來的漢元帝,是漢宣帝與許皇后所生之子,自幼長于深宮,為人仁慈。他看到楊惲等人因言獲罪被殺,就對宣帝說:“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

漢宣帝聽后不以為然,正色道:

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

他生于災禍,長于民間,卻比很多皇帝都明白該如何掌控權力,更是毫不避諱地道破其中門道,留下了這句千古名言。

在他看來,漢朝制度就是霸道與王道的交融,如一些學者所說的“外儒內法”:一方面要以儒家學說修飾于外,實行德治,推崇禮制,打造一個太平盛世;另一方面又要用刑名之學治國,尊君卑臣,崇上抑下,誰不聽話就削誰。

漢宣帝看著一臉懵圈的太子,感嘆道:“亂我家者,太子也!”

兩千多年來,霸王道之說影響深遠,也是一個難解的問題。魯迅先生說過:“在中國的王道,看去雖然好像是和霸道對立的東西,其實卻是兄弟。這之前和之后,一定要由霸道跑來的。”

這個自稱“霸王道雜之”的皇帝,在位26年,到了后期其實已逐漸傾向于霸道,昭宣中興也后勁乏力,摻雜了不少水分,有粉飾太平之嫌。

在漢宣帝在位的最后一年,他親自下詔,不得不承認“民多貧,盜賊不止”。土地兼并、流民困乏的問題也得不到解決,漢宣帝去世后僅僅一年,就有人上書反映社會現狀:

關東大者獨有齊楚,民眾久困,連年流離,離其城郭,相枕席于道路,……至嫁妻賣子,法不能禁,義不能止。

他坐過5年牢,僅用1天就當了皇帝,卻成就大漢中興

▲昭宣中興在“天下無事”的幻境中走向結局(紀錄片《帝陵》截圖)。

就連兩漢最持久的外戚、宦官之禍,也在漢宣帝時期不斷醞釀。

漢宣帝重用宦官,讓他們掌握宮中大權。到了元帝時代,宦官氣焰囂張,還逼死了名臣蕭望之。在誅滅霍氏后,宣帝又扶植了許氏、王氏、史氏等新的外戚勢力,這幾個家族的子弟有的官至大司馬、車騎將軍,權盛一時,最終導致“嬖幸得干相位,外戚得移朝祚”。多年后的王莽篡漢,在此時已經埋下禍根。漢宣帝之后,大漢帝國為何在元、成、哀、平四帝統治時期急速由盛轉衰,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如果漢宣帝能像他的曾祖父一樣再擁有二十多年的時光,他會不會變成第二個漢武帝?歷史無法假設,也不容許假設。

參考文獻:

  • (漢)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2006年

  • (漢)班固:《漢書》,中華書局,2007年

  • (宋)司馬光:《資治通鑒》,中華書局,2009年

  • 呂思勉:《秦漢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 宋超:《“霍氏之禍,萌于驂乘”發微:宣帝與霍氏家族關系探討》,《史學月刊》2000 年第5期

  • 楊生民:《漢宣帝時“霸王道雜之”與“純任德教”之爭考論》,《文史哲》2004年第6期

  • 徐興無:《石渠閣會議與漢代經學的變局》,《古典文獻研究》2003年00期

  • 王文濤:《社會救助視角下的漢宣帝中興》,《蘇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年02期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