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漁夫紀廣洋 / “詠春”原創... / 春天野菜香

0 0

   

春天野菜香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3-24  星海漁夫...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紀廣洋

  春天又來了,野外的氣息芬芳撲鼻。

  不知是鄉土情結,還是獵奇心理,擬或是養生保健。近幾年,都市的菜市、餐桌上常有鮮嫩的野菜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土生土長的我在鄉村生活了近二十年,卻從未吃過野菜,只是從長輩們嘴里聽說過舊社會和新中國的經濟困難時期,人們如何如何靠野菜充饑的苦日子。那時,我對村外成茵成片的野菜懷著一種感恩的心情,同時又敬畏三分。

  后來在縣城、在地級市里又生活了十多年,也無緣吃上野菜。只是近幾年,我離故土越來越遠,居住的城市也越來越大,反倒時常與野菜不期而遇。

  去年我到上海出差,順便到復旦大學看望一位朋友,在他寄住的學生公寓六層樓上,從電炒鍋里盛出來的一盤看上去很眼熟又很特別的菜肴,便是被他稱為“地道野味”的馬蜂菜(學名馬齒莧)。我這位朋友生在蘇州長在上海,從未真正涉足過鄉野,對這盤馬蜂菜特別看重,勸我多吃些。我一邊津津有味地吃一邊告訴他,在我老家的鄉村野外、甚至門旁墻根,到處可見這種野生植物。當地人常用它“治療”被黃蜂蟄成的腫塊,止痛消腫效果竟特別的明顯。朋友驚奇之余反復說這就對了,今后要多吃野菜,說不定就能祛病強身、延年益壽哩。那盤野菜引發我倆長長的話題、也引發我長長的思緒。

  今年的經歷就更巧合,引發我對野菜的重新認識,也注定了我與野菜的不解之緣。二月中旬,因工作我在廣東逗留了近一個月,曾先后在廣州和深圳走訪了兩位昔日的事業伙伴。多日不見,我受到兩位朋友、兩個家庭的熱情款待。異地會故友格外親切,而更令我激動不已的是:兩家的宴席上都在顯著的位置擺上了野生苦菜(蒲公英),只是一個是用甜醬拌的,一個是用老醋調的。不過吃起來還是同樣的苦、同樣的心情、同樣的思緒、同樣的話題。我們從菜市談到市場、從花園談到原野、從《苦菜花》談到《本草綱目》、從鄉村談到都市、從歷史談到人生、從人情談到世事、從苦難談到幸福、從時代談到發展……還有許多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感受與聯想在各自的心底眼底閃爍著歷歷的光芒。我荒蕪已久的心原蔓延無垠的綠茵。

  回到濟南,我發現這里的菜市上也不難買到各式各樣的野菜。于是,我果斷地買了一斤苦菜,回家用米醋調了,準備給妻、兒吃個新鮮。誰知,娘兒倆把嘴一咧,怎么也吃不下去,異口同聲地說“享不了這個福”。后聽我介紹,有那么多遠離田野的都市人都開始喜歡野菜,況且苦菜有清熱去火的保健功能,娘兒倆才終于吃出點“甜頭”來。吃著、說著、笑著,我卻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似乎悟出吃苦菜這種特殊的享受,是要有特殊的心情來搭配才行。時代發展到今天,都市越來越現代、越來越文明、同時也越來越擁擠、越單調、越遠離人類原來的生存狀態。人們終又想起、珍愛起相忘已久的野菜來,是不難理解的。

【特別說明:圖片取自網絡,版權歸拍攝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