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一線 / 待分類 / (原創)春天詩詞系列(6):驚蟄桃花韻

0 0

   

(原創)春天詩詞系列(6):驚蟄桃花韻

原創
2020-03-24  01一線

(原創)春天詩詞系列(6):驚蟄桃花韻

|01一線

二十四節氣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的創舉,表達了中華智慧思考人與自然的關系。它進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標志著中華傳統文化的無窮魅力被世界認可。

華夏文化生活講究天人合一,置身自然,寫在社會。根植和豐富起來了博大精深的中國國學文化,而詩詞文學無疑是瑰寶。詩詞的每一詞句,都是詩人匠心獨運、融情于景的最好表達。我們靜心品讀的時候,都能從中領略到別樣的美,和別樣的盛景。

對于大自然的驚蟄節氣,在24節氣中,唯一表達與動物萌動的關系,從這一天開始,萬物開始復蘇,冬眠的蟄蟲結束冬眠,開始活躍在春光里。至此,大自然開始生機勃勃,一派欣然。驚蟄歷史文化,也就成為了國學重要的一部分。在深厚的歲月積淀里,流傳有無數的諺語、詩詞等等。尤其是古人喜歡逢節必賦詩,那么驚蟄,又怎會錯過呢?

關于驚蟄的詩詞,大多都是借用驚蟄之名,狀春天之景。其實一半在“桃花盛開”,一半在“草長鶯飛”。這樣看來,春天就有了春暖花開、萬物生機的畫感。驚蟄最美的詩詞,應該潛藏在他的“三侯”里。所謂“三侯”,就是對24節氣的一個解讀。眾所周知,我國一年共有24個節氣。每個節氣15天左右。那么5天就是一個“候”,所以一個節氣往往又被稱之為“三侯”。驚蟄的“三侯”為:一候桃始華,就是桃花開始盛開;二候倉庚鳴,倉庚就是黃鸝鳥,所以二更就是草長鶯飛的描寫;三侯鷹化為鳩。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從冬天小寒到春末谷雨的八個節氣二十四候里,每一候都有花開,但古人依然把這個時節看作冥冥中的約定,于是,他們以五天為一候,分別用一種花的風信對應,這就是“二十四番花信風”。驚蟄,一候桃花,二候棠棣,三候薔薇。

二月驚蟄,桃花始開、黃鸝鳴翠、春回人間!驚蟄這個時節,桃花宜人,所謂“一樹桃花滿庭春”。與“桃花”關聯的詩詞非常多,信手拈來,皆是佳作!

歷代詩人詞人都在寫桃花,從《詩經》一直到今天到未來,桃花的詩歌還會寫下去,桃花與詩歌解不開的緣分還會結下去。哪一樹哪一朵哪一瓣才是最能打動我們初心的?桃花三千樹,該取哪一朵!清代詩人袁枚或者說出了我們的心聲:“二月春歸風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殘紅尚有三千樹,不及初開一朵鮮。”(《題桃樹》)。

那么多花兒,人們為何如此偏愛桃花?桃花有耀眼的美,尤其是連片的桃花,而且桃花粉嫩粉嫩的,有特別的香氣。有人說,“桃花開,運氣來”。 桃花身上的這股香氣是一種仙氣。再說,桃花還給人一種悠閑的心里。我相信,這興許就是人們,尤其是漢代以后的詩人文人們偏愛桃花的重要原因。短暫的嬌艷的桃花,和長生的夢想糾纏在一起,與道教文化交叉在一起,形成一道中國獨有的帶著仙風道骨的桃色風景。



桃花的美,其本身就很不一般。它輕勝百花,艷壓群芳,有著更多的引申義,且多用作于美好事物。有道是:“為問桃花臉,一笑為誰容。”可見桃花一物,在人們心中特指姣好美妙之物。有詩曰:“千葉桃花勝百花,孤榮春軟駐年華。”先秦《詩經·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將桃花用于稱贊出嫁新娘的年輕美貌。唐·吳融在《桃花》中贊美著:“滿樹如嬌爛漫紅,萬枝丹彩灼春融。何當結作千年實,將示人間造化工。”唐·周樸《桃花》:桃花春色暖先開,明媚誰人不看來。可惜狂風吹落后,殷紅片片點莓苔。唐·崔護《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一向比較嚴肅的杜甫,在成都錦江邊漫步時看見了桃花,也禁不住寫下風流婉轉的詩行:“黃師塔前江水東,春光懶困倚微風。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就連北宋理學家邵雍也要卷入桃花的隊伍:“施朱施粉色俱好,傾國傾城艷不同。疑是蕊宮雙姊妹,一時攜手嫁東風。”(《二色桃》)眾多寫桃花之美的詩中,我比較喜歡唐人元稹的《桃花》:“桃花淺深處,似勻深淺妝。春風助腸斷,吹落白衣裳。”在深深淺淺或淺淺深深之中,火紅的桃花與雪白的衣裳形成強烈甚至殘酷的對比,令人動容。


桃花仙氣,有其文化淵源。首先與天宮西王母有關。西王母的蟠桃,可不是一般人能吃上的。要吃上西王母的蟠桃,你至少得活過九千歲才行。那桃子要等三千年才開花,再等三千年結果,還要等三千年才成熟呢。再說,她的仙氣,還與劉郎和阮郎兩個幸運男子相關。傳說東漢的他們是出沒于深谷懸崖的采藥人。有一天兩人相約來到天臺山,聽說那兒有很多絕世靈草,可是兩人尋了大半天也沒有尋到一株妙藥,弄得口干舌燥頭暈目眩。正待兩人絕望之際,便遇見了一件意外之事:一條清澈的溪流出現在面前,在溪水邊還有一棵結著果實的桃樹!不僅如此,令后世無數男人魂牽夢惹的大好事也居然被兩人給撞上了:兩人狂吃了桃子猛飲了溪水之后,抬起頭來,兩位仙女正盈盈站在他們的面前呢!后來兩人與仙女相愛成婚,燕爾半年有余,不覺想念家人,可等兩人出得山來,早已世事滄桑,因為塵世的時間已逝去三百多年了。這事兒讓后來的很多人,尤其男性詩人們產生幻想和憂傷。


桃花于是還給人表現一種悠閑達觀的心里。東晉的陶淵明便有了他的《桃花源記》。陶淵明的世界,就是桃花的世界,那“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夢想烏托邦,理想的桃花源,除了桃花,還是桃花。所以南宋詩人謝枋得在《慶全庵桃花》中,希望回到陶淵明的世界:“尋得桃源好避秦,桃紅又見一年春。花飛莫遣隨流水,怕有漁郎來問津。”除了謝枋得做著這樣的夢,幾乎陶淵明之后的所有詩人,都曾做過樣的夢。大詩人李白在《山中問答》中吟誦著:“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這是何等的逍遙自在,何等的超塵出世,何等的無所牽掛。在這樣的時刻,在這樣的境界中,出現任何別的花朵都不相配,李白認為只有桃花,除了桃花,沒有別的花可以出場!李白總是在內心充溢著某種本質的離情別緒時想到桃花:桃花流水深千尺啊!白居易在《大林寺桃花》中說:“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書法家兼詩人張旭《桃花溪》也是仙氣十足:“隱隱飛橋隔野煙,石磯西畔問漁船。桃花盡日隨流水,洞在清溪何處邊?”


宋代詞人周邦彥在《玉樓春》中就寫到:“桃溪不作從容住,秋藕絕來無續處。當時相候赤闌橋,今日獨尋黃葉路。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人如風后入江云,情似雨余粘地絮。”周邦彥懷念情人的時候,就想起了這個古老的艷遇故事,懷念總是后悔的孿生姐妹,所以周邦彥想她的時候就后悔沒有在桃溪多留幾日,以致今日一切已如秋藕,藕已斷,絲亦早絕。重來舊地,赤闌橋依然發著暗紅的光彩,而觸目驚心的是滿目黃葉飛舞,秋色凝重得讓人窒息。

明代大畫家唐寅在《桃花庵詩》中,把桃花的仙氣寫得淋漓盡致:“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復日,花開花落年復年。但愿老死花酒間,不愿鞠躬車馬前。車塵馬足富者趣,酒盞花枝貧者緣。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杰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當然,桃花除了仙氣之外,還有別的氣息。因暮春飄散紛飛的桃花。唐代詩人李賀曾在《將進酒》中寫道:“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弄如紅雨。”因李香君血濺桃花而有了幾分骨氣,英雄氣。因黛玉葬花使桃花在人們心中留下了愛情、浪漫、時光無情而有一些沉重、悲傷之氣。詩人劉禹錫在經歷長達十年貶謫生涯后,自朗州(湖南常德)返回長安時寫下《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一詩:“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詩人罕見地在桃樹桃花中蘊藏著憤怒與譏諷,結果,燦爛的花兒,讓詩人再次嘗盡苦頭:遠貶至連州刺史,一貶就是十四年。十四年后,詩人重返長安,當然忘不了要再來玄都觀:“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再游玄都觀并引》)事實上,經過十四年的磨煉和煎熬,詩人劉禹錫內心深處早已釋然,至少他已經原諒了桃樹和桃花。桃花是美好的,即使是敵人或對手種植的,也一樣是美好的。宋代詩人朱淑真在《窗西桃花盛開》中,從中翻出新意:“盡是劉郎手自栽,劉郎去后幾番開。東君有意能相顧,蛺蝶無情更不來。”我覺得朱淑真用意良苦,她以一顆女性溫暖之心,為桃花正名,我們不要責怪桃花,桃花永遠是無辜的。


游園、賞花、踏青,是習俗中的一種快樂的、松弛的情調。人們喜歡熱烈和熱鬧,那桃花正是熱烈的東風第一枝。桃花的嬌艷雖然短暫,但畢竟熱烈地率先妝點了大地的春天。雖說 “人面”、“桃花”、“春光”有其極端相似之處,那就是――難得長久。唐人的浪漫,來自于聯想;今人的疲憊,怕卻是大過實際,少了些“聯想”,而且也太熱衷于趕新鮮。桃花的生命能長久地存活于人們的生活習俗中。或者說,人們喜歡桃花,既是因為她客觀上的美麗嬌艷,更是因為人們主觀上在延續著自己諸如喜歡桃花的習俗與境界,竟至因為自己喜歡看桃花而“喜歡”桃花。

感受前人那么多“桃花”情緣詩開,禁不住也來兩首告慰自己。



(一)

行到春邊驚世客,含苞欲放自天華。

蟠園錦繡承仙色,綠瘦紅肥報歲嘉。

(二)

妍姝貴命出瑤臺,雪骨靈精落淺埃。

茍結暗香驚世籟,然舒幽韻隱身來。

風光旖旎祥天緒,意氣崴蕤瑞地裁。

遺得芬芳魂散去,人前記憶夢蓬萊。



作者聲明:

——本文系作者原創,轉載請注明!另外,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若作品中的文字、美術、攝影等有涉及您的版權問題,請您及時與我取得聯系,我將會在第一時間刪除轉載內容或作品!

作者簡介:羅余作,男,漢族,196511月出生,江西吉安永和人,中共黨員,高級工程師,網絡與信息管理師,2019年中國優秀CIO獲得者,高峰論壇特邀嘉賓,中國知名專家學者,著名科技工作者。長期從事設備技術、企業管理、網絡與信息技術。個人辭條列入大型文獻《走進大家》、《中國知名專家學者辭典》、《世界優秀專家人才名典》、《百度百科》、《世界名人錄》等大型文獻。2018年進入吉安縣詩詞學會理事會,擔任學會理事和期刊《文山藝苑》編委,吉安市廬陵詩詞學會會員;2019年4月13日當選吉安縣文學協會副主席,擔任協會期刊《廬陵文苑》編委。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