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屋書喔 / 我的小作 / 她的名字就叫狗狗

0 0

   

她的名字就叫狗狗

原創
2020-03-24  樹屋書喔

一條狗的使命

As a dog, there are many ways to choose life, but this is a bit early, we start from the beginning of the story.

—— a movie A Dog's Purpose

她叫狗狗,名字起得比我的還要隨意和任性,是奶奶起的(這樣想想,若當初接受了奶奶給我取名叫豌豌的提議,我倆的名字也是一樣任性了)。
她是一條有著耀眼黃毛的金毛,但這只是我理想中她的樣子,現實只是一只土狗,不過一身好看的黃毛卻是真的;可還真說不準前世的她是一只金毛呢,電影《一條狗的使命》里給狗狗描繪過這樣美好的世代輪回。
不足普通中型犬的個頭,茸茸的耳朵時常耷著,眼睛不算炯炯有神甚至給我一種滿是溫情的感覺,嘴巴不似最開始養的那只“地包天”一般有特點,尾巴要好看得多,比起小時候她那蜷成一個似毛線團的尾巴,如今可謂是“女大十八變”。
她的身世不怎么樣,甚至可以說是一只流浪狗的“野崽”。一只相貌平平的狗媽媽帶著四五只奶崽崽,妹妹見狀喜愛得不行,非要嚷嚷著奶奶給她抱回來一只,權且把小孩子那種不諳世事的“自私剝奪”當成是給小狗找一個生存下去和活得更好的溫暖港灣的善良吧,但確實是是因為喜歡。起初,是一只有半截白尾的帥氣小子,但好像有些不怎么有根據的說法,單單白尾的狗帶著一種不幸與霉運,所謂的“掃氣”,便又將其物歸原主了(姑且不論這個帶著陋習的說法,但確實他的一截白尾確實暫時給他帶去了一點不幸)。之后便是偶然的機會,在家門口的包谷桿堆旁,那幾只崽崽見我和爸爸經過,一個勁兒地往里鉆,“快!給抓一只!”說時遲那時快,膽子不怎么大的我精準地抓到了一條后腿,蹬得好有勁,害怕和不忍心讓我差點松手。自此,幼時棕灰色的她成了我家的一員。現在想想,那個偏卷卷的棕色毛發莫非是她前世是只泰迪的證據?
從緊張地走路都有點踉蹌的圓乎乎至今,她應該是幸福的吧,唯獨那次誤食中毒差點離開以及此后莫名地和鄰居家漂亮的小狗死黨“反目成仇”。她的哀嚎和她良好的表現,為她爭取了不拴起來的自由,也慶幸她是個忠實的“汪汪主義者”,并不會去近距離對外人犬吠更不說咬了。
她最喜歡的人是奶奶和小妹,她倆也是最喜歡她的人。農忙時跟著我們在田野與風歡舞、嚇得野雞四起,雨雪天也要出去肆意一圈,像調皮的孩子一樣濕著回來;喜歡趴在炕旁跟著奶奶打瞌睡,最喜歡懶洋洋地躺在太陽下被撫摸,老遠就會發現爸爸開著三輪回來的聲音,我們仨每次回到家她總是以最熱烈的方式歡迎,撲得你褲子上都是爪子的土印,不過上次國慶回去,她親熱地歡迎貌似不比有時,因為小妹上課沒有回家。
她的名字就叫狗狗,這個名字聽著很親切。與其說當初我們可能給了她一個比較溫暖的港灣,不如說她帶給了我們更多的美好。

狗,真的像朋友、像家人。




end

文字:昔予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