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無眠讀書時 / 文件夾1 /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

0 0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2020-03-25  最是無眠...

01

當年,讀到的是《人啊,人!》最早的版本,而后,書即被朋友借去一讀,從此便不見了蹤影。不久前,在網上舊書店尋覓,發現竟然有十多種版本。最終,購得一本1980年的,當然,就是第一版。沒辦法,懷舊,因為那是我個人深刻的文化記憶。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人啊,人!》

曾讀到過有關此書作者戴厚英的文章,知道她一生極為坎坷,著實一言難盡。也知道二十幾年前,她殞命于一刑事案,令人唏噓!

依稀記得當年《人啊,人!》出版后曾引發激烈的爭論,但當時筆者還是一個學生,對此不甚了解。近來,查閱了一些資料,才知道了此書出版前后的種種境遇,感覺很像它的作者,可謂命運多舛!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作者戴厚英

02

傳說,這本書因為在上海不能出版而被轉到廣東。此說法應為不實。

據此書責任編輯杜漸坤回憶,1980年約3、4月間,時任廣東出版事業管理局副局長的黃秋耘聽說戴厚英的小說《詩人之死》被上海某出版社壓著,一直不能出版。他讓編輯岑桑與戴厚英聯系,告知廣東愿意出版她的書。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黃秋耘

不久,戴厚英回信說上海方面知道此事后,表示仍要出版,所以,她不便要回書稿。但她愿將另一部書稿交由廣東出版,于是,1980年6月下旬她將《人啊, 人!》手稿寄去。

杜漸坤當時在家審稿,他曾給終審編輯岑桑捎去一封短信,表達了對書稿的看法。他認為那是一份很有藝術個性的書稿,其意義在于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去總結歷史,并倡導對人道主義的呼喚。但那些問題敏感且尖銳,是之前不敢接觸或者有意回避的。書稿出版后可能會引起爭議。

他說,為了對作品負責并能有效應對可以預見的質疑,希望多花些時間逐節逐章再審一遍,然后拿出修改方案。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中國作家網相關信息

03

此后,杜漸坤一行赴上海與戴厚英面談改稿事宜。因為知道戴厚英在當地有爭議,他們破例去戴厚英所在的大學征求領導的意見,領導對出版戴厚英的書一事表示認可。

此事傳開后,上海有人給廣東方面打電話進行勸阻,稱出版此書會影響廣東方面的聲譽。而當時的局領導明確表示,除非上海以公函的形式說明其已被依法剝奪了出版權,否則,出版計劃不變。

在與編輯討論了修改方案后,戴厚英決定放棄原稿,并于7月下旬至 8月中旬間,進行了重寫。9月初經責任編輯改定后,由岑桑終審簽發,11月此書得以正式出版。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此書終審編輯岑桑

而彼時,作者的第一部長篇小說《詩人之死》的出版還遙遙無期。

04

當年,初審和終審的幾位編輯擔心人多嘴雜,所以,簽發前沒有請示任何人。因為他們心里很清楚,一旦出現紕漏,那有著思想光芒和藝術個性、宣揚人道主義的書稿完全可能就此夭折。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戴厚英雕像(位于戴厚英紀念館)

從這一細節,筆者感受到了此書編輯的智慧,和他們敢于人先的思想境界。

當時上海方面干涉后,此事已人盡皆知,不能說幾位編輯沒有壓力。好在思想開明的出版局長沒有下令禁止此書的出版,才使書稿沒有胎死腹中。

此書出版后在讀者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人們競相購買閱讀。

05

1981年 10月 的一天,上海某報發表了題為《思考什么樣的'生活哲理'--------評長篇小說<人啊,人!>》的長文。編者按稱是'本著百家爭鳴的精神',但一場持續數年且不僅僅止于爭論的序幕從此拉開。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戴厚英

緊接著,戴厚英被免去了文藝理論教研室主任的職務。隨后,各地的報紙紛紛發表有關《人啊,人!》的爭鳴文章,并都持否定的態度。

在此情況下, 廣東組織召開了兩次座談會,受邀參會的人對《人啊, 人!》展開討論。期間,除一人否定此書外, 其他人均持肯定或基本肯定的態度。時任廣東省出版事業管理局長的黃文俞明示:廣東對《人啊, 人! 》只做自由討論,不涉及其它。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黃文俞

06

在此期間,此書的責任編輯杜漸坤在給友人的信里寫道:

親愛的朋友, 我首先得感謝你對我的關心。因為我做了戴厚英長篇小說《人啊, 人! 》的責任編輯, 而這部作品在社會上又引起了軒然大波, 你為我捏著一把汗......

他稱,并不擔心自己受牽連,他只怕一部見解新穎手法獨特的書稿, 由于編輯的平庸、膽小和自私而被扼殺。他寫道:'而對于這部書稿, 直到現在, 我仍是取了肯定的態度的。'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此書責任編輯杜漸坤

從信的內容和寫信人的語氣中,我們能夠感受到杜漸坤當年面臨的狀況,以及他嚴肅、冷靜,且負責任的工作態度。

07

好在,《人啊, 人! 》經受住了曠日持久的考驗,'活'了下來,實屬萬幸。此后的幾十年中,此書被重印十多次,印數超過百萬冊。還曾被翻譯成英、法、俄、德、日等多種文字,在一些國家出版,影響廣泛。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不同版本的《人啊,人!》

在由漢學家費正清主編的《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中,對此書作了專門的介紹。

《人啊,人!》:一部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百強的書,及其前世今生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此書還入選'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此為某周刊與包括王蒙和余秋雨在內的世界各地的學者和作家聯合評選,足見此書在文壇的地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betwa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